这就尴尬了,现在两个正式账号,一个游客账号

今天外国人过感恩节我也不说啥了,中国人过感恩节是何等傻逼?感恩感恩,多少恶行以你之名 ​​​

和朋友闲聊,我不由得感觉,人嘛,总是伴别无选择的无奈,让你自己选,对你说还真的挺难的。所以我们才被社会舆论,道德,他人的评价或者义务责任推着走。现在出现的所谓盲盒不就是,某一类东西选择困难就随机,交给运气。要是类比婚姻,(大家总是说婚姻越来越难)就是是婚姻如果只是两个人一起生活的契约,结和离就很容易,可以单方面随时解除。创造一个软件之类,用户上传个人资料,填写意愿,然后大数据匹配,如果能匹配就可以选择结婚。如果匹配的多,可以用户选择,也可以盲盒式系统随机。或者某些客户也可直接随机模式,盲盒匹配。听起来像坑爹的相亲网站,当然不要那些奇奇怪怪的会员费,什么托骗啥的,收个手续费中介费(不能太多)不过到了这种地步,其实婚姻可以直接消亡了,甚至可能生育(婚姻其实最相关的是生育,虽然慢慢的有所谓单身生育)会成为税收和义务之类,如果人造子宫之类成熟更好,彻底成为对人类基因多样性的义务或者税收。
题外话,相亲软件也要加速吗,以前我看的广告还是七天,现在又三天,是不是再来一天,或者直接上床得了,纯生理性适配…

比如在消费男色上,女性容易有道德感,还会有做母亲的心理。比如妈妈粉追星,比如给帅哥加道德人设好感,比如赞扬丁真不是去选秀而是接受教育,当形象大使之类。而消费女色上。男性就不会,多是侵略性,只需要性幻想就够了。比如大家都喜欢av女优,虽然女性现在说去牛郎店,但是还是给加了很多道德设定,比如能说会道,善解人意。男性只需要善解人意(防杠,我没说没例外)所以吧,人家说女性更细腻是没毛病的,社会潜移默化,考虑的想的更多,男性就比较直接(不是说没例外,再次强调)我是认为性别差异具体在生理性上的,社会性还是在社会本身,与性别无关。但生理既然不可逆,那社会上也会很难的。就像社会主义一样,很难。
或许,语言上消解只能自娱自乐,就像打工人自嘲,却敏感的害怕别人这样称呼自己。我只能说,就像人应该好色一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大多数人现在注定就是屌丝,打工人等等。我们创造了语言,也可以去毁灭一下(消解),我们创造了道德,我们就要毁灭道德,怎么说呢,哲学家只能试图解释现象(很多更要靠科学家)但世界需要改变(——马克思)

但语言上消解性别权力当然还是可贺
千百年下来甭管咋绕还是没有绕出去男权父权的话语中心,所以核心还是权力啊,男女的最大问题就是权力一直不在女性手中,就像公司产假一样,生孩子一直是女性的难关,更别说社会教育了。社会教育男性要有权有钱,女性美?或者做一个好母亲?(都可以称为道德)我不反对大家追求美,但总觉得男女在这个问题上差异真的是太大了,女权说女性被凝视。没错,女当美之,汝既美之,再赠以道德。和女性朋友谈出轨,女性认为那些追求刺激,对优秀男性的向往,或者自己不愿启齿的性追求。甚至在不出轨上,或者说克制出轨欲望,表现出对自己,他人(限定男朋友老公)表现出的道德感,我们谈欲望,欲望道德吗,不道德吗,或许当然和道德紧密相关。但朋友说的感恩之心,女性在亲密关系上总喜欢用这个词或者类似的,感恩了,或者换个词——爱。我活二十多年,对人类的感情多少了解点,但很多不明白。但总是觉得人们说的爱啦,什么,我问他们具体的,总是有一种权力意志在核心。或许就是仁者见仁吧,男性总是对权力敏感,社会竞争要求,男性要掌握权力(或者是钱,或者是名或者是高职位),所以我才总会有这种感觉。

那些死去的人还活着,他们的魂魄残存在语言中,或者说飘荡在这个世界上空,人,是连续性的。
虽然有点跑题,但还是关于某个东西的想法。
我们夸一个人喜欢说牛逼,说吊。牛逼到底啥意思我还不知道,但姜文说过意思就是大(昆汀限定),所以我们认为大就厉害好。那吊呢?这是夸?吊毛屌丝呢?人们常用的艹,干(淦)其实暗含了男性向。我认为啊,在社会认知上,男性在性上出于支配地位的,性是侵略,是征服,不然咋说泡,什么马子,是主动性。
对男性来说性带来了什么,激素分泌,多巴胺啥的,是满足自己,是取悦自己,是获得了,是狩猎的天性。女性呢,生理策略来说,女性掌握了生育能力,是有基因优势。按母系来说,无论男性如何,女性是牢牢把握住生育权力的。可现实是对女性来说性更多是有羞辱性,人们玩伦理哽喜欢当别人爸爸,很有男权特征。
说当妈的也不少(相对男性喜欢当爹的还是少,见不少女生说我是你爹,我的感觉别问数据)。大家喜欢用隔壁老王的梗,那老王到底问题在哪,总觉得是孩子是个人私产,所以老王是侵犯了财产。按女权,男女,当然是性别权力之争,我觉得没毛病。但现存的男权社会特性,不是在语言上针锋相对就能解决的

真的效率感人,我上个月都说要买,今天我不问就是一直没有,就这还要问要多少,不多买点备用,就这效率,缺的时候要等多久 ​​​

假期跟我妈去见姨妈和舅舅,舅舅爱玩抖音,聊天中打开软件给我们看一些亲戚熟人自己拍的小视频,里面有一个他们老家农村的亲戚,三十多岁的时候老公摔死了,剩她自己和老人。视频里面她和同村几位同龄女人在唱歌,大家画着紫色和粉色眼影,口红很亮,边唱边笑,视频底下还有别的亲戚的点赞和评论。另一个是我的远房伯娘,五十几岁,也会拍小视频,跳舞的,化了妆出去玩的,都是很快乐的状态。还有一些,基本都是那个村子里的中年人们,用视频记录过节杀猪,烤火喝酒,化妆跳舞……你可以看到他们对镜头是不熟悉的、刻意的,但这种刻意里面反而呈现出他们最自发的情绪和表达与记录的愿望,所以快乐和热闹都是那么生动,从看上去有点好笑和做作的视频里腾腾蒸出来。想起以前微博网友说快手,“有情有义的不是平台,是使用平台的底层人民”,在看见视频里那几个画着并不高明的妆的女人有些害羞地大笑着彼此推搡时,我想无论平台初衷是什么,至少那一刻我感谢有这样的平台存在。

一个疗程还你一个孝顺的儿子,杨教授真忙,天天为家长排忧解难 ​​​

说实话以前总觉得周围的人不关心别人,SNS上面自私自利的言论也很多,原本以为世界没多少有志之士了,但是真的进入圈子后发现有想法有大爱有实践能力的人还是很多的,说实话能做出成绩的人真的很让人敬佩,是真的想改变世界的,而我现在还是在纸上谈兵畏手畏脚,实在惭愧,我会更加努力的。

看到前两天那个醉汉上台调戏花旦的新闻,以为穿越到旧社会了。
不过就现在,好多影视剧中也特喜欢把戏曲表现成献媚的工具。之前因为工作原因看过一点宫斗剧的片段,《甄嬛传》里的余莺儿如此,《如懿传》里的卫嬿婉又是如此。
我觉得不少人对戏曲有偏见,尤其是昆曲这种的确可以风情万种缠绵悱恻的曲种。
然而昆曲真的不局限于缠缠绵绵啊,那些气质刚劲硬朗的剧目是被吃了吗?
曾记得某次被领导喊去给大领导过年唱堂会,工作正忙得头都大了,居然还要筛选节目,我嫌烦,还被领导说成态度不积极。不积极?好吧,咱们不积极一个看看。于是我唱了这个:
“漫拭英雄泪,
相离处士家,
谢恁个慈悲剃度在莲台下,
没缘法转眼分离乍。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哪里逃烟蓑雨笠卷单行,
敢辞却芒鞋破钵随缘化。”
节目成功落选,笑死我了。

还没搞明白,本站是啥。跨站又是啥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