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以为投票是匿名的能证明沉默的大多数还有理智,看来我还是不该对这片土地教育出来的人产生什么幻想。

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发小张疯,真的想死,很难不怀疑自己有创伤应激。

诈骗的打电话吓唬我说他们是防诈的,还呵斥我居然敢挂他们电话,给我一通biubiubiu机关枪怼回去:你说你是防诈你就是?来电显示没有说你是防诈的你说你是我就信?你来电显示呢!我挂的就是你电话,你以为你声音大我怕你?!你就真防诈又怎样,我现在就又挂你电话!
于是我又把电话挂了🤪

因为工作的关系更多看诺奖科学方面的奖项,刚刚点开邮件看到诺贝尔和平奖,突然眼泪就下来了 

其中一个和平奖颁给了俄罗斯的记者穆拉托夫,是俄罗斯独立报纸《新报》的主编,他想把这个奖项给自己的6名同事分享,而这些同事都已经被暗杀了。其中一个报道车臣战争的女性记者,在普京生日这天被枪杀。

俄罗斯控制言论很有手段,甚至把《新报》当成展现民主的工具:你看我们有言论自由呢,他们在批评政府啊。而这些报纸的记者和编辑们,都命悬一线。

克里姆林宫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迅速祝贺穆拉托夫获奖,毫不忸怩。

穆拉托夫还引用了苏联作者、诗人Alexander Tvardovsky的一首关于“幸存者内疚”的诗:

I know that it’s not my fault 我知道那不是我的错
That others did not return from the war 那些没能从战争中活着回来的其他人

That’s not the point, 那不是问题所在
but still, but still, but still… 但还是,但还是,但还是……

看到这里我心都碎了。

**来源:方可成的新闻实验室

反转党这么快就来了啊,让我来看看有多颠覆性呢,是不是没做过好人好事就活该住大棚呢?

更正:同事说这个不是进群就要再次实名认证的意思,微信本身有关联了银行卡的就已经是实名认证过了。
但是仅“进群必须微信账号已实名”,就够恶心了

Show thread

有事吗?工作群,你以为我很想加吗?这也要实名?微信实名了还不够吗?要不在我厕所里装监控算了?

有时候就觉得这个逼互联网真是没劲透了,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如此。喜欢二次元反派,不敢说喜欢反派,要说,我喜欢他和我希望他去死矛盾吗?觉得杀人的村民可怜,不敢说觉得他可怜,要说,我从来不公情杀人犯,但是……要说有什么语境,需要补上解释吗,也没有,就是预先想象了一张浮在虚空中的脸,然后开始表演。

好大风啊,呜呜地,像穿过我的心脏发出的哀鸣。

古有深圳防暴演习假想敌是讨薪民工,今有龙华汽车站装喷淋晚上驱赶打工人和流浪汉,这盛世温良如福报之都深圳如愿。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