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大家去看看品葱这篇文章,由前网警亲身口述网络安全,隐私,审查,监狱虐待,强迫犯人劳动等相关话题。

要是一切由中国大陆公司运营的产品都存在审查。审查的类别分为关键字审查、图片审查、文件审查(例如发送的视频文档等)、语音关键词审查。

警方是无法直接看到用户网盘上传的内容的,但是对于控制传播可疑或者中国大陆法律禁止的文件而言,在上传阶段服务商早已存在审查,当然,有权限的警方人员则是可以直接访问放在这里的可疑文件的,文件本体和一些元数据信息都清清楚楚。

在中国大陆,现实世界中的监视程度等于出了家门就没有隐私。

大多数警方都是通过社工方式找到境外发帖人。

在中国大陆,普通的电话和短信存在监视:
对于境内联系境内而言,除非是重点人和重点地区,如果不是上述情况,那短信只存在关键词过滤(包含关键词的短信发不出去甚至会导致停机),电话不存在监视。
对于境外联系境内或者境内联系境外而言,电话一律录音,短信则存在更多的关键词过滤,以及针对特定地区的拦截(例如中国大陆一般来说会拦截发到台湾和伊朗的短信)。

敏感的话题不要发文字,应该用电话或者语音消息的方式去讲,而且条件允许的话要尽量使用中国的方言。
传递敏感图片和敏感文件的时候,要发送由密码加密的压缩包,并把文件名改成一个无关紧要的名字。或者只有两人之间知道意思的名字,越隐晦越好。
🔗:pincong.rocks/article/id-31795

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数字极权时代生存手册,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reconsidera.github.io/zh/

@Hahajustme 可以在这里可以搜索荷兰学校和项目,它是半官方的数据库:
studyinholland.nl/dutch-educat

#长毛象安利大会
一位做了许久德国哲学但最近转码的朋友写的德语自学方法总结,很多独到心得,而且可以推广到很多语言上。不过要完整复刻的话,貌似需要一丢丢(只要一丢丢)CS技能。

karenlyu21.github.io/German.ht

豆瓣日记版:douban.com/note/823712588/

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我早就死了,现在这一世是在地狱受刑

给友友们推荐一个不翻墙时用的元搜索引擎 :aru_0130: 

之前一直用的是 Bing ,但是缺点也很多:有越来越严重的审查、中文搜索的准确性不是很好还要国内国际版来回切(这点和审查关系也很大 :aru_0140: )、隐私问题以及前些天的宕机事故,所以决定弃用。

后来综合对比了许多搜索引擎,最终胜出的是 Metager metager.org

优点:
墙内应该可以稳定连接,只不过可能比较慢(再次狠狠地辱骂移不动 :aru_4121: )因为太小众被墙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它主要用的是未经审查的真国际版 Bing 的结果,所以中文的准确性会比墙内的 Bing 好很多,而且提供匿名代理功能,点 open anonymously 进入网页可以无需翻墙很方便地查看维基百科等图文为主的网站。
因为主打隐私保护并且位于德国,所以隐私方面处于第一梯队问题不太大
缺点嘛,UI 比较丑(毕竟是德国出的 :aru_0010: )并且设置的语言没有中文,不像同为元搜索引擎的 SearX 可以用很多其它搜索引擎的结果和自建,总之这些天用下来体验还不错。

#长毛象安利大会 #notion
分享一个Youtuber:Red Gregory

她做了超多notion免费模板,应有尽有,非常实用redgregory.notion.site/All-Tem

这些模板里很多都是要用到formula,在她的视频里有详细讲是怎么做的,模板里也会列出来具体的formula是什么,想要进一步修改/研究也非常方便。

她之前也有介绍过remnote,然后最近开始用obsidian来写书。

youtube.com/channel/UC4GFX14Cv

看到关注的一个博主讲的话,也太会总结我们东亚人了。
“谁更擅长忍耐,谁就可以蔑视他人的痛苦。”

今天是齐奥赛提库被乱枪打死32周年,转发这条嘟文,你就能看到枪毙大独裁者

小粉红这么努力,是为了在古拉格里住上VIP单间吗 ​​​​

给你的邮箱戴上面具:匿名邮箱服务横评
本文比較Firefox Relay、SimpleLogin、iCloud+ Hide My Email、Fastmail、DuckDuckGo Email Protection

sspai.com/post/70198

从鹅组关停、女权小组被炸、躺平小组被炸、禁止转发、禁止小组发言到今天宣布豆瓣下架,我逐渐确认豆瓣死期将至。事实上站在当权者的视角,他们的行动已经很迟缓滞后。

豆瓣小组是超大型实时互动社群。一个微信群人数上限为两百人的国家,存在豆瓣小组这种汇聚多则几十万人的社群,可能本来就是一个奇迹。一个小组的组织影响能力可以很强。小组热门帖子顶上去可以实现一呼百应。基于类似价值观或兴趣,一个被封了还可以开新的。除了机器自动审查关键字外,人工审查据我观察是发出内容后进行的,很多时候内容已经能达到一点传播和反抗的效果。

如果你见过半夜鹅组的愤怒和直白,可能你会觉得作为反贼,自己并没有强力审查下的一片寂静的假象代表得那么孤独。如果你看到躺平小组连环被炸之迅速,你会意识到当权者有多么害怕这种和平温和的抗议形式。

女权思想(不论具体主张如何),在豆瓣已经生根发芽很多年。很多人在豆瓣上第一次接触到了女权思想,找到同盟,意识到婚姻和生育的不公平,并且其中一部分人决定不婚不育。豆瓣也是女性用户连结的港湾,而且确实是中国网上女权最热闹最有传播力的地方。在微博有“女拳”的污名化,在男性用户主导的知乎和虎扑就更不用说了,而在豆瓣我们能找到一点主场的幻觉。

说了这么多我理性上能预见豆瓣的消亡的看法,还是无法抹去真实发生的时候我的难过和无助。最近小组禁言14天的那个凌晨,我在豆瓣看申请信息,获取情感支持。今天听到下架消息的时候,我还在侥幸地想什么时候14天能过去,我就能继续观察豆瓣生态了。

我的初恋男友是一个有香港居民身份的上海人,他的父母在九十年代就是国企/党媒常驻香港的高管,他的身份也由此而来。
我在大学里认识他后,他很快远赴美国知名藤校留学。
那时我十九岁,既不懂得阶级差距带来的结构性不公会如何局限眼界和思维,也不懂得需要在亲密关系中守卫自己的独立性和尊严。
他也不懂。他也认为他的成绩和所得都是他应得的。
我曾问他,为什么你的成绩还不如我,却可以去美国深造、走上和我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享有更丰富的各种资源。他回答我说,因为我的长辈中有人努力过了。
我也问过他,为什么你可以从市图书馆优先借阅藏本量为一的图书,图书馆不是用纳税人的钱运营的吗,你凭什么享有特权?他回答我说,啧,纳税人,你爸妈那点收入,有资格交税吗?
特别难以释怀的是,在我和他异地一年多的日子里,我被思念折磨得形容枯槁,在越洋电话里对他说,我要申请美国的LLM,我要去找你,他在电话里竟笑出了声:醒醒,你能先准备一百万现金再说吧。
今天特别想告诉他,虽然晚了十五年,但我靠自己把这一百万准备好了,我要去不比藤校差的法学院留学了。
而我不得不多花的十五年,是你所在的阶级的耻辱,不是我的。

招聘越苛刻,越说明那个活谁都能干。这个看起来反常识,其实混职场久了就很容易理解。

当然有个前提,“谁都能干”不是说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都能干,而是能进入那个招聘漏斗的人。

谷歌hr部门的人也做过统计,招聘时的打分好坏,和这个人进来以后的表现,连关联性都没有。

苛刻的主要原因是供大于求。只要供给偏大,就一定苛刻。即使是水平要求不高的职位(不具体说了,得罪人),也会苛刻到不讲道理。

真正供给很少的位置,比如你现在去招一个人工智能产品经理,那绝对不苛刻,能遇到一个60分的就谢天谢地了,赶快抓到手里。

只有那些错过了也不要紧,市场上要多少有多少候选人的职位,才会用各种方法“科举考试”。这些选拔吧,谈不上有多科学,有时候是贝叶斯,有时候是是看运气,有时候就是比孔雀尾巴(无用但是通过浪费程度看健康程度)。体系大到一定程度,只好这样了。

大家好,我是马克思,寻找一个恩格斯赞助我完成学业,急,在线等

━━━━━┒
┓┏┓┏┓┃
┛┗┛┗┛┃不干了!!!
┓┏┓┏┓┃\😭/
┛┗┛┗┛┃ /
┓┏┓┏┓┃ノ)
┛┗┛┗┛┃
┓┏┓┏┓┃
┛┗┛┗┛┃
┓┏┓┏┓┃
┛┗┛┗┛┃
┓┏┓┏┓┃
┃┃┃┃┃┃
┻┻┻┻┻┻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