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来陪我的那几天就很幸福,情绪正常,常有笑声,上班也无法阻止我通体舒畅。
要脱离亲情的安抚自己给自己安定感好难。


用美好的假期刷完了前两季,I just can't help it
唯一不好的体验是手贱点开评论区,都来看teen soap了居然还在纠结主角不够完美,C'mon这个年纪就是因为不断在做一些混蛋的事然后又不断弥补让自己没那么混蛋才那么美好啊,teen soap最酷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每一个角色都在成长啊 :scremcat:

很奇怪,我对初听他的专辑有一种执着的仪式感——必须是在绝对放松的私密空间下,再怎么期待好奇我也不会选择在焦虑第二天的睡前、拥挤的地铁车厢、不完全放松的办公室打开。
聆赏他的专辑如同一次阅读,我现在还处在宏观的震撼中,我听歌的状态更接近于会在反复的顺序聆听后揉捏出我对作品逐渐清晰的感知(至于那些文字里的隐喻和典故还是等各路大神击破吧),初听时模糊又庞大的震撼很珍贵,但一次又一次的阅读后、被微小细碎的小石子投进心池泛起涟漪,也是美妙。好爱他。

Show thread

把客厅的Stanmore搬到我的小房间里听《马拉美的星期二》,难得的安宁和富足。

大力发展核酸产业,推动核酸产业全面发展,稳住核酸基本盘、做好核酸常态化工作,确保核酸稳产增产、核酸产业稳步增
收。

因为懒没有在电视开始播新闻联播的时候起身去拿遥控器关掉,听了中国最大诈骗团伙的宣传片。
在听到一个新疆人用不熟练的汉语代替自己的语言表达习多伟大给他们带来了怎么好的生活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爬起来关掉了这场骗局。
但它还会一直在电视外进行,无孔不入。

第一次我的精力不足以支撑我去听吴青峰的新专辑。睡了,安。

两天的现充假期,妈妈在真好,无穷无尽的大笑和energy

拥抱假期的早晨,才到植物园就已经走了四千步 :scremcat: 现在在步行道散热等迟到的朋友,方圆五十米全是大爷大妈。

两三年前我们市这边书店的要求是进门最显眼的地方必须全部摆习近平,为此我们店还特别申请了展台使用权变更。去年文化局过来说,必须摆放不少于十种不同的习近平作品 ,我真的服,想到世界上很多人工作的意义就是把这个傻逼语录编十几种不同的方式出版出去。。。而且我书店也只进了两三本,还得去新华书店买回来摆台(去新华书店买书回书店卖………)还去文化局签了个字,说明这次检查十种总书记书籍为什么没有,x月x日之前会买齐

上海女性因为拒绝前男同事追求,被报复当街杀害。为了救她而扔头盔的女孩在网上为她伸冤…然后紧接着被捂嘴。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首尔,一位女性被求而不得的韩男恼羞成怒报复杀害。韩国女性,尤其首尔女大学生纷纷走上街头为其伸冤,要求重判凶手;严惩今后所有因追求不得报复杀人的韩国男人。

就连一位女性被杀都不让讨论批判、甚至不让伸冤的社会……可见其背后的权力结构有多么羸弱。一样的事发生在中韩竟然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

如此脆弱的大厦,民众还要积极抢着维护住进去…这是渴望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后砸死全家吗?

所以我昨天说过,不管是伊朗女孩、巴勒斯坦女孩…还是别的任何地方的女孩…无论她们遭受了怎样的欺凌和压迫,如果始终选择要站起来反抗,而不是跪着…那么那个地方的女孩早晚会迎来光明的未来。

而你这里够呛能有了。毕竟史实早已注定的人类发展规律,轻易违背良心选择漠视的都没有好下场。

早上穿得像病号出门的时候,也许就奠定了今天的基调。

这个月厨房除了方便面竟然没开过火了,对比起来八月的我竟然短暂地拥有过生活。

死亡是凉爽的夜晚,生活是痛苦的白天。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