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做编辑的时候,惯例要进行审查相关的职业培训。负责培训的是社内最资深的总编,倒也不讲虚文,只一一列举八九十年代以来,上海若干个名噪一时的出版社因为出版了某本不恰当的书、甚或只是出版物里加了一句不恰当的话,导致编辑执照被吊销、出版社一蹶不振、员工失业的例子。最后谆谆劝说:希望大家工作时多想一想,想想单位、想想同事,某一本书、某一句话,真的非要印出来不可么?
后来我离开了出版社,从审查者变成了被审查者,但这种连坐的恐惧和耻感始终挥之不去。以致于那个用了10年的微博号没了的时候,自己也曾了口气——这样应该不至于被玩家扒出来指责文案“屁股歪”了吧。其实是我想得太多,我根本没有署名,出镜接受采访自称“文案负责人”的也不是我。不久又看到,有“那一位”(我知道在象上可以打出领导人的大名,但原话如此)的在校大学生粉丝说我写的某个角色很像“他”,推荐把文案与《之江新语》等著作对照来读,鼓励大家玩游戏之余不要放弃学习,游戏里那个角色是悲剧收梢,但要相信“他”一定会成功的——也许这就是我畏事避祸的报应吧。的确,没有什么话是非写不可、非说不可的,一旦这样做了,就永远丧失了言语的能力,毕竟人哪怕不说话也是能苟活着

· · Web · 3 · 6 · 21

@yiheru 这个听着真的太窒息了,不管是前面的编辑学习内容还是后面那个过度联想的粉丝……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