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很多时候分不清你国人是出自真心还是沉迷于刻奇。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第一个:在一间废弃图书馆挑了个座位坐下,兴奋地阅读最爱的老师写的书。读了一会儿,1k走过来,说要取东西,我把书放下,让出座位。图书管理员py突然出现,将书收走。1k离开后我才反应过来书不见了,去找py理论,他回应已处理掉,找不回来。我伤心得掉眼泪,哭醒了。

第二个:我和几个同学一起被一个高级军官庇护,他家很大,像个初中校园。我们去边角的餐厅吃晚饭,忽然有消息传来今晚会有大行动,瞬间,对面的总统/元首府二楼阳台发生小爆炸,接着火光冲天,整座楼燃烧起来。
革命开始了。
我和Sj两人相依为命如履薄冰穿梭在房子里,想找个出路,发现二楼每走几步就有被吊起来的女生,男人都在看热闹。我对原想再找个人加入我们的sj说:“男人是不可能成为我们的同盟的。即使他们不加害于我们,也不可能为了我们和男性联盟决裂、反抗他们。”
话音刚落,迎面走来一群高谈阔论的男人,以及用餐时在我左边和我友善交流、忧心未来的jm,我们同他打招呼,他视而不见,一门心思巴结那几个男人。不言自明。

当我把一位最近天天骂骂咧咧诅咒日本的二刺螈拖进清单,意外(并不)地发现… :welp:

梦 


第一个很恶心,梦见牙龈是软的,手可以伸进去,往里摸铺着一层叶子。

第二个关于上学和地铁,6、8、10号线交汇的一站。我出站干了点事,重新进站时与SC、Hjz、ny相遇,急着去6号线邂逅y,但之前把书包丢在了10号线等待区座位上,跑去拿,wq坐在座位上,把包递给我,说知道是我的。没来得及跑去6号线,10号线开来了,迫不得已(?)只能上去。惊喜地发现y也在,还很亲密地叫我,我们在车上给一同学判了死刑(??)。

中国人…洗…广场…屠…广场…
这条微博看得我虎躯一震,可不敢多说🤐
只能说,确实没输过 :blobcattea:


//只有承认衰落是解释当前形势唯一理由的那种看法,才能超越对每天重复发生的事情软弱无力的困惑,才能将没落现象看成是稳定的东西,也唯有如此才能将救援本身看成是几乎介于辉煌无比和不可理喻事物之间的非同寻常之事。……那种认为“事情不会再这样继续下去”的企盼终有一天会获得教训:对于个体如同群体蒙受的苦难一样只有一个临界点存在,超越了它“事情就不会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这个临界点就是毁灭。//

本雅明在《帝国全景》里讲德国通货膨胀的这段…奇异地引起我共鸣,或许放在当今这个时代作为一个预言也极为合适。想起无业游民某一期的标题:我们经历的苦难可能是常态。

刷到蔡英文21日对河南的慰问,想起包帝还躲在西藏度假半句哀悼都没有,无语,台湾啥时候收复中国啊,切拜 :tiredcat:


北京時間2011年7月23日晚上8時30分05秒,甬溫線浙江省溫州市甌江特大橋上,由北京南站開往福州站的D301次列車與前方由杭州站開往福州南站的D3115次列車發生同向追撞事故,後車D301次四節車廂墜橋。


梦见我是高堡奇人电视剧里的高堡奇人!进行一些谍战工作,具体记不清,好可惜 :sadness:

【拜托大家转发】你需要了解的洪涝灾害求生知识
shimo.im/docs/xyW8hqyrwTCtdPdj (PS是今年4月因为疫情原因而做的公益防灾出版物,其实是对外销售的,但现在我们决定直接把内容发出来,希望能帮到大家)

怎么避免供水中断带来的麻烦|在户外如何蓄水|如何制作简易厕所|如何制作简易卫生巾|如何制作简易尿布|如何制作简易绳索|有哪些求助方式


醒來還在回味夢裡想跟迎面走來的Y打招呼卻被路上一堆椅子絆到於是撲進了伊的懷裡,伊接住我笑了笑,我慌慌張張解釋完馬上離開了伊的懷抱。這一幕被家屬(夢裡不是家屬關係)看到並記恨,踩了我一腳並告訴我伊很不開心 :blobcatknife:


//不要相信他的盟誓,因为它们都是诱人堕落的鸠媒,用庄严神圣的辞令,掩饰淫邪险恶的居心。//

小红书也停止美股上市,估计你国真要全面关门。不晓得事务所做IPO的能不能轻松一点。我的中概股基金这辈子都回不了本了吧 :blobcatknife:


2017年7月13日,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并发症在国安人员看管下去世。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