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笑死在小红书看到一个评论,姐姐真是苏联复活,美疯了

嗯 看天气预报又延到下周四下雨降温 嗯。谢谢啊 热得想自杀了

Show thread

最近科室集体报了健身房,6女2男,几个女的健身的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男同事的奶,眉飞色舞地给他们本人描述他们的奶有多大奶头有多凸,俩男的从一开始的fuck off到现在怀疑人生开始物色乳贴,我全程见证女人是如何被后天炼成的,说没有报复的快感绝对是假的,而且希望所有男的都能被凝视凝视,男德男德,歪瑞古德。

能不能别你爹的接男宝了
女的是怎么你了呢 啊 女的鲨你家人放你家火了?女的逼你买期房逼你生三胎了?女的逼你996逼你猝死了?
我看新生儿男女性别比歪得这么严重 这个国女的都别活了 以后迟早被上面拉去配种
呵呵
看见男幼崽就烦 作的男幼崽更烦

我真的很讨厌一些小屌崽子
生了又不会教 最后养一群巨婴小瘪三
:welp: 你们基因里是有猪基因吗生这么多

健身环小提示:肌肉含水量大
我:明白 壮受水多

我盼着秋降的雨像盼着润的机会一样
上周看这周二落雨 今天看下周二落雨
嗯 我懂 就像割韭菜要留一茬 说话要留后路

你说他们真的关心慰安妇吗,也不是,只不过是拿女人挑起仇日情绪罢了

读完了Tiffany G的candidate chat,就是所谓的面试。她整个表现给我的感受就是,what a terrible interview。即便她没有在审查问题上精准踩雷,她的许多表现估计也是面试的经典翻车姿势。怎么说,我不太想overinterpret她的某些发言,更无必要口诛笔伐。搞砸一个interview——无论砸得多么惨不忍睹——也只是菜,菜不是坏。讲真,一个头脑清醒,充满煽动力的审查推广者比她危险得多。

面试在场的除了她和主持人还有另一位候选人Michelle S。Tiffany对OTW及其志愿者的看法与理解仅限于大而空泛的赞美之词,仿佛除了情怀外一无所有,与务实、具体、熟悉实际问题的Michelle形成惨烈对比。(Michelle的面试部分是真的挺精彩的)
试举几例(大致):

面试第一个问题:请夸一夸其他候选人。
Michelle:我欣赏A的优点甲,B的优点乙,C的优点丙;*我欣赏Tiffany的热情与新视角*。同时谢谢election stuff的努力!(的确老练又不失真诚)
Tiffany:大家在这的工作时间都比我长,你们给了我许多帮助和启发。(所以夸点就是工龄长吗?)

另一个问题:你最不喜欢OTW的哪一点,你将如何改进它?
Tiffany:我没有不喜欢的点…一定要说的话,我觉得documentation太复杂了,我想录一些教程视频帮助新手。但我觉得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Michelle: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涉及多个committee的某些工作进展非常拖沓。当然我们不需要太多改进,毕竟慢工出细活!——不过,讨论设置一些deadline还是有帮助的。

还有一些蛮喜剧色彩的问答,比如说主持人问此前在OTW工作让你学会了什么,Michelle谈了一些系统建设的具体问题,Tiffany答我学会了线上办公。

还有几轮是针对两位候选人的不同情况分别提问,虽然没法对比,但Tiffany一如既往地保持面试新手的经典翻车姿势:

问:如果你当选,你最想做什么?你预期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Tiffany:我最感兴趣的是PAC和Legal。我从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所以想学习更多。(面试经典situation:我有经验所以我可以做贡献vs我没经验所以我来学习)我*相信*(believe,毫无依据的发言说难听点就是信口开河)许多外界人士(external people,我觉得这词非常 sectarian)对我们的用户条例与政策不太满意balabala(然后她的回答直接把主持人和观众引爆了)

翻车最惨烈、争议最大的部分,她给我的感觉依旧是,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指,她不知道她用的词实际是个什么意思,比如child pornography),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更不必谈如何操作。在一针见血的follow-up questions里,她根本招架不住,说一句话,意识到misinterpretation的可能性,然后找补,也顾不上前后逻辑是否自洽。
(大致节录,别的问题和Michelle的部分省略)

问:你提到,你想修改某些用户条例,你感兴趣的是什么样的修改?
Tiffany:我觉得(I think),许多外界人士(external people又来了)担忧the fact 某些作品中含有恋童及非法内容。我想对此提供一些帮助。

问:那你打算怎么办呢?你打算禁止某一部分内容发表,还是别的改变或澄清?
(这对话到这里已经很像挤牙膏了)
Tiffany:恋童内容和AO3在我国被禁联系紧密…我认为向公众澄清是有帮助的。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我希望和各committee更深入地讨论(还是没说具体要做什么)啊这事没法三言两语解释清楚,但是澄清总是有帮助的。(这是答不上问题缴械投降了吗?)
(我很好奇一个对227一无所知的听众能听懂她在说什么吗?如果事先不了解227,听到这里除了困惑与被冒犯外还可能有什么情绪?)

主持人:我澄清一句,AO3不含美国法律下的非法内容。一个follow-up:你说你想修改用户条例,请问你的修改将如何符合我们的原则 “maximum inclusiveness of content” ?(问得漂亮!)另一个问题:你是想限制某些现在被允许发表的内容吗?
(继续挤牙膏并跑题)
Tiffany:我百分百支持我们的原则,但凡事都应该有边界。(在谈public image之前可以解释一下边界吗?)OTW是个有影响力的网站,我们应当保护我们在公众心目中的印象。我希望公众能视我们为一个开放而负责任的社区,所以我们必须改变什么。我不打算限制任何内容,我的想法是警告与分级制度这方面的(然后没有更多解释了)

此时听众真的被triggered了,反反复复地问“你到底想限制什么”。Tiffany狼狈找补“我没有想限制,限制不是我的想法,我希望分级制度能更详细一点,但实际怎么办得慢慢讨论”(评论区的愤怒网友: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有underage警告标签了。)

网友follow-up:你一直在谈OTW的公众形象,我很好奇,我们的形象哪部分是不可接受的?(这估计就是不了解227的一头雾水的听众)
Tiffany:(兜回原地)因为有恋童内容被禁了呀!

是不是很像试图梳理打结的毛线,忙活了半天,发现它打成了另一个死结。

地铁默认所有乘客都是恐怖分子,所以地铁宽敞的入口要被拦截成一条窄窄的通道让所有人在上下班高峰时挤成一团过安检。银行默认所有储户都是电信诈骗犯,所以你的银行账户会被随意冻结限制。国家默认所有人民都是新冠的疑似患者,所以随时可以封城封小区封你家,要求所有人以72小时为限自证清白。而制定这一切措施的人,它们却容不得怀疑容不得提问甚至容不得你张口说话。厚礼谢特。

还有官博还会在卡池开的时候发微博 下面一溜串全是海豹 :blobcatblep: 玩家社区环境被你吞了是吧 经典让玩家内斗是吧 共党管理方式被你学到精髓了是吧 :angery: 我真的要吐了啊 真没见过这么恶心这么幼稚的游戏

Show thread

诶操你爹的 你们es人不做贴脸海豹就会暴毙还是会变脑残?我真的服了这么个垃圾游戏了

好好笑……我的建议是分裂中国各省份独立,这样ao3的语言选项就更多了!无条件支持ao3

转自twitter。实话实说,扶贫有的地方做得还可以,但是投入太大,回报很低。而且现在烂尾楼问题也造成了很多绝对贫困户。熊A新区貌似还在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放。厕所革命没听说过。1b1r有些走偏了,过于注重基建,最近有一个肯尼亚的铁路,也遇到同样的剧本,投资太大,效益不好,本来是连接肯尼亚和乌干达,但快到乌干达就不修了。

zz十年汇总:
1b1r:斯里兰卡破产,政府垮台,巴基斯坦濒临破产
熊A新区:彻底烂尾失败
北京证交所:无疾而终
亚投行:大量减免国际债务,血本无归
1000人计划:被当做间谍名单
芯片工程(10万亿):主要负责人全部下马
房地产:大面积烂尾楼断供
扶贫攻坚:6亿人口月入不到一千
节能减碳:为挽救经济不得不降暂停
厕所革命:大量废弃
香港:失去国际自由港和金融中心地位
TW问题:和平统一已无可能
国际关系:欧美日印澳成为敌对关系

=======分割线======

转发过200。同样的帖子让我在豆瓣被封180天,我ctmd。

我做一个总结吧。一共6条。

1. 经济下行,债务危机,地产与银行危机
2. 人口老龄化
3. 国际关系紧张
4. 自由被剥夺,包括言论自由,人身自由(如疫情管控),文艺作品的创作自由
5. 营商环境恶化,比如共同富裕,教育双减,疫情管控,任何企业都可能面临政策风险
6. 阶层固化,不平等加剧,如周公子,张公子等既得利益者明目张胆,而公众也默认不平等现状

“统一台湾是中共的政治议题,不是中国人民的大义。中国人民的大义是把铁链女解救出来;中国人民的大义是让唐山烧烤店打人案件大白天下;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让二舅获得残疾证,让他老有所依;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捣毁每个城市里的红楼,解救我们做性奴的姐妹;中国人民的大义是把房子还给烂尾楼的业主,把存款还给储户;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让每个人有工作,让每个人的工作有尊严;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让每个孩子有快乐的童年,让每个老人有安稳的晚年。把政府的权力关进笼子,让中国人民走出监控。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人民的福祉,不是政党的政治的议题。”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