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了一下,炸号大概是因为这个。虽然发了几分钟就删了。

「愚公移山,智叟移民。」
今天看到的另一句网友辣评。

冷知识:
在大拆那,如果你的目的是通过“讲道理”来解决问题的话,你最好先用尽手段让对面先说出“你有话好好说”这句话来。

饥荒、洪水、血祸
【按:习近平倒行逆施,反而叫他的搭档李克强变得「清纯」,而中国人的「清官」意识又发作了,幸亏周勍提醒大家:不要忘了李克强是河南艾滋病血灾的主要责任人。那叫「血浆经济」,最初发源于九十年代的河南安徽等中原诸省,可谓「中国奇迹」中的血腥点;当年导致河南人卖血的官僚是两个姓李的:李长春、李克强,而揭发这段「中原人卖血」历史的人,正是有「中国德兰修女」之称的高耀洁医生,如今流亡在纽约,已经九十高龄。】 facebook.com/841628330/posts/1

看到有人调侃说上海解封就像拼多多上面的砍一刀,是你永远到达不了的真实。

依我看,要真有人出去对着大白砍一刀(物理),可能早就解封了。

最近四年前买的笔记本电脑开始问题不断,但对它我早已经失去了耐心,遇事不决就重启,重启解决不了就继续重启,实在不行就算了。

现在的我宛如一个婚后多年的直男,面对身体抱恙的妻子永远只有“睡一觉就好了”、“多喝热水”。

爱国博主们真的能给我带来很多欢乐,比如我第一次看到孟大佐(上帝之鹰)的照片时,真的觉得这像是会在黑水摄影中出现的生物。

其实我一直对赵立坚有种复杂的情感,别看他整天记者会上对着外国记者朋友们颐指气使的,其实背后悄悄在推特上偷偷点赞“骚妻日常”(一个寻找优质单男*的女S博主)。

被发现了还恼羞成怒,动用使馆力量把人号给炸了(骚妻,惨,真的惨)。怎么样,结合起来是不是一个爱偷穿老婆丝袜的绿帽奴形象就跃然纸上了?

*注释
优质单男:绿帽圈习惯用语,一般多指出轨的女方意求的性功能优越的第三方男性,你可以简单地理解为NTR作品中经常出现的黄毛。

今天是甄嬛的生日,轉發這個甄嬛,你也會目送皇上駕崩

2022/05/16 - 12 时

一不小心摔进了…习近平的脑壳里...O o º º O。Oº O o 。 。 º O o O º 。O o º º O。Oº O o 。 。 º O o O º 。.我溺...水了...O o º º O。悲しみの海に沈んだ私Oº O o 。 。 º O目を开けるのも亿劫 o O º 。O o º º Oこのままどこまでも堕ちて行き。Oº O o 。 。 º Oº O o 。 。 º O o O o º º O。Oº 谁にも见つけられないのかなO o 。 。 º O o O深海少女 まだまだ沈む º 。 O º 。O o º º O。Oº O o 。暗闇の彼方へ闭じこもるO º 。O o º º O。Oº O o 。 。 º O o O o º º O。Oº O o 。 。 º O

这学不上也罢

可仲夏是空荡荡的

痛苦的周一 搓搓mabo

我的愛 是臥底 好像足夠羞恥 才能活下去

早上神清气爽地起床,不到中午就在考虑如何纵身一跃

男童也能搞cp吗?!可以只要对方也是男童应该就可以。

What will be, will be

画蛇添脚丫子

披头散发 赤身裸体 徒步行走 绝不回头

“它炸裂开来,向四面八方飞溅,冲进一片虚无的空间。”

在潮水般起落的人群中只有你抓住了我的手。仅此而已。

而时间还是流走,如晚风掠过光污染的城市上空

再来见我一面吧,就算我已经记不清你的样子了

操!

每日拜一拜这只小猫,它在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很好听的昵称,叫“猫润之”。

我不光打算成为最后一代,甚至还时不时有冲上街把其他人也变成最后一代的冲动。

不是啊,一个个的都说要学会独立思考、做好事实查证,但真遇到事情了表现出来的怎么截然相反啊。

就时间轴上转载那个推特上“辟谣”剪护照的thread哈,我咋闻着一股造谣式辟谣的味道呢。先不提“剪护照”这事究竟真不真,曝出这事的人好歹给了个护照被注销和剪角的图,推特上那人,全是“听朋友说”、“转述”,就全文字连个聊天记录截图都没有为啥反而有人愿意相信?

不要因为这人把你心里“不愿意相信的事实”反驳了就丧失了判断力,听到这些消息焦虑是必然的,但是听到了一些自己想听的话就“安心”了才是最蠢的。

上海封城前也有一票人信誓旦旦地分析上海的经济体量不可能封城,实际呢?保持怀疑,准备好你的plan B,要知道这里可是“魔幻现实”的发源地,可能发生的远超你的想象力。

之前很讨厌TL上看到的一句话,就是说武汉疫情初期ccp还没有经验,“让老百姓少吃了很多苦”。

虽然知道这更多的是调笑,但是心里还是免不了反感,苦是没有“吃多吃少”的优劣之分的,不能因为“还有人比你更苦”,就否认他人的苦难。

2019年的时候,因为武汉的疫情我和曾经很要好的一群网友闹掰了,是我游戏里的部队的朋友。当时他们的观点就是,湖北人要以大局为重,封城是没有办法下的“好办法”。当时在聊天框里看到这些文字,我真的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也没有余兴就此话题和她们多做辩解,发出去的话基本都是人身攻击了。最后是已经afk的群主出面,说大家都认识那么多年了,不要话说得那么难听,不过经过这么一吵,那个群也再没活跃过了。

当时我上头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也有认识的朋友在湖北,完全无法忍受竟然有人希望湖北人以大局为重牺牲自己。我们只是稍微幸运了一点,怎么敢居高临下地评价他人的苦难呢?在上海封城的这段时间,我有时候甚至会想,现在的遭遇可能就是当初对武汉“隔岸观火”的一种报应。

借着512又回顾了一遍我记忆里的那个2008,记得2008年1月25日有一场大雪,作为南方人我第一次体会到堆雪人是什么感觉,尽管对于大人来说那可能是“雪灾”。

5月12日的地震有太多太多难以忘怀的事了,硬要回忆反而让我想起的是一个比较偏门的流言,当时有人说,1月25日的雪灾、5月12日的地震,日期加起来都是08、08,预示着奥运会非常不吉利。

那年的夏天,我在浏览器里倒着输入baidu,打开了真的“镜像”的百度网站;又输入“百谷狗”,打开了能同时看到百度、谷歌、搜狗搜索结果的网站,并得意地介绍给小伙伴们。如今即便是无法翻墙的环境,我也只会使用必应,不曾再打开过百度。

那年的奥运火炬传递地非常艰辛,当时不理解为何“全世界的人都要干扰我们的圣火传递”,到了今年的冬奥会,我已经完全理解了那些抢夺火炬的人:我憎恶一切宏大叙事,这个国过于虚伪,不配拥有“奥运”。14年间身体力行的感受让我也变成了想“抢夺”火炬的人。

最后再以512做结吧,当年贴吧上还能看到转载香港人的讨论,红十字会捐款去向不明、对于灾后救援、重建工作的质疑,香港人对于大陆的不信任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步一步的。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