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对于原作品的再次发挥有时反而是会成为对原作的点睛之笔。

比如对于《学园默示录》这部卖肉、媚宅,放到现在可以荣获五大批判的作品。这么多年过去了,它的剧情走向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很模糊了,但是OP当中的一句空耳我至今仍记忆犹新,属于只要前奏一响起来就能跟唱的程度:
“裤子一脱~观众吼得好给力~”

刚在一条嘟里看到“祖国需要人口”,我第一反应:谁要口你

(1)在中文维基百科因为涉嫌举报香港编辑而对中国编辑下达禁令之后 的 中国维基微信群:

感谢张小龙借由微信翻译功能帮我完成了一次办公室性爱。

steam相关 

既然那么快就被删了那我备份一下…(举报平台已经上线)

果真和我之前猜想得一样,“抱有侥幸的人必将遭受铁拳的洗礼”,这一定律屡试不爽。

Show thread

P系列已经25周年了,P5也5周年了,作为一名P系列死忠,可以说是感慨颇深。

毫不夸张地说,我的PSV是为了P4G买的,我的PS4是为了P5买的。P5D和P5S这种一看就知道是给未来P6的奶粉作入起来我也毫不含糊,P5S还是买的首发限定版。

所以过去当我得知P5要和第五人格联动的那一刻,仿佛晴天霹雳。那种感觉就像是发现你拼尽全力供养的地下小偶像在背地里被金主大叔干到雌堕一样。

但我又很反感一些婆罗门的看法,认为A社是在向大众妥协、丢掉了女神转生的余韵、是在背叛金子一马云云......迎合大众有什么不好呢?非要一味只做符合小众口味的作品,然后坐等A社饿死吗?你觉得A社新作不符合你口味了,你能买个几千上万的旧作份来养活那个“小众向”的A社吗?

所以后来面对P5这种只要给钱就能联动的态度我已经释然了,哪怕未来说要跟原神联动,我也只会露出欣慰的表情:“让他恰,让他恰!”

感觉我已经被PUA成绿帽奴了,还是那种会一边跪在地上伸舌头汪汪学狗叫一边看路人狂干自己对象的究极绿帽奴。

微博上看到有女生在58同城上找维修工修漏水,说胶水几百一斤,修好了要几千块钱的新式切糕骗局,叫警察过来也没用。

一个女孩子在家,遇到这种事情也确实挺害怕的。这种完全体现了尔口人劣根性的事情,我觉得只能用魔法打败魔法。

由此我想到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比如我打算开发个新的APP,就叫它“一车面包人”吧,用户遇到上述情况后可以直接在一车面包人上预约我们的专业团队来现场助力。每个标准团队由5人构成:2个身强体壮膀大腰圆的彪形大汉负责镇场子,1个尖酸刻薄的斯文律师负责完成“流氓有文化”这一任务顺带作为团队大脑进行现场决策,1个上海中年胖阿姨负责吵架以及对对方的辱骂,1个孕妇/弱不禁风的老爷子负责稍有不慎直接躺地上。

怎么样,我构想的商业模式是否有发展潜力,有没有天使投资人愿意出资的?

很奇怪的一件事,周末两天我在家横竖拉不出屎,无论多努力都没用。结果今天一上班,10点到现在4个小时我已经去拉了两泡了。

之前有句话说:如果你感觉和一个人在一起全世界都在阻挠你们,那么就是对的,你们不合适。而鉴于我今天的个人经验,我毫不怀疑这是上天给我的暗示:你现在所在的职场就是一粪坑。

用Duolingo自學日語之後,又聽說可以用Netflix學習語言,在瀏覽器Chrome安裝REACTOR插件即可。昨晚試了一下不錯,分享給大家。圖一橫欄選擇語言,左欄還有油管等其他選項;選擇影片後,圖二就能一邊觀影一邊學語言了。影片選的是《借東西的小人》

说到税收,还想起来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2020年因为疫情的原因,中小企业都有免税政策。比如我在2020年开的滴滴发票,都会明确地写上免税,但我2020年的实际体验就是没有任何东西比之前便宜啊?

你这税不收了,我的生活体验也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啊。也得亏是国内小票上不标税率才能给这帮人糊弄过去,要是标了发现没税了东西还是照样一个价格肯定得炎上。

因为时间线上看到一条关于税率的嘟文,就好奇去搜了下各国税率,结果发现好多违背我直觉的事实。比如我一直认为日本的税率是要比中国高的,结果人日本的消费税才8%or10%......台湾的增值税只有5%,香港甚至是0%......

一想到我的每一笔消费都会从中产生税收让我的整个生活变得更不愉快(其中包括无法自由地浏览互联网),我整个人就很难受,这才是真的叫“花钱找罪受”好不好!

newyorker.com/magazine/2021/09

纽约客的文章。中文世界中有种怪论,说美国在阿富汗之所以败退,是太理想主义,只搞国家建设,不注重拉拢地方头面人物和军阀。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个反例。
其中一个数字让我觉得特别惊心,作者在一个村子做了一项调查,看平均每个家庭在阿富汗战争中损失了多少家人,答案是十到十二人(应该有交叉和重合)。

我对这帮蠢逼同事憎恨到什么程度呢?我昨天做梦都是梦到快递小哥来了,在门口按铃没一个人开门,直到我回到办公室准备从外面给快递小哥开门。真的气得我直接在梦里大骂,然后就醒了。

已经在认真地考虑换工作了,这帮臭傻逼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