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建立了一个名为"无所畏惧的配方奶粉抚育者"的博客来支持与她相同处境的其他妈妈。她估计,博客上超过一半的评论者都存在产后抑郁症,部分原因是母乳喂养的压力。”

"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疲惫可能导致精神健康状况不佳,"巴斯顿说,"我听到很多恐怖的故事。一些妇女已经接近自杀的地步。"

“ 近些日子以来,母乳喂养在较高收入家庭中更为常见,一部分是因为他们倾向于遵循健康建议,另一方面是因为母亲能够承担更长时间的产假。而且,由于众多与母乳喂养无关的原因,例如吸烟和饮酒少,富裕人士享有更好的健康。因此,母乳喂养的婴儿长大后更加健康并不奇怪,这就像是中产阶级的标志一样。”

“ 毕竟,如果你在外全职工作,纯母乳喂养非常困难。无数的传单和海报声称,母乳喂养是免费的,但只有当妈妈能够休产假时这个看法才能成立。在美国,妇女的产假平均只有10个星期,其中近三分之一的妇女不休产假。”

bbc.com/ukchina/simp/vert-fut-

BBC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的报道,来得太晚了,但也确实是重要的,算是“大翻译运动”进入西方主流语境的一个标志吧。之前很多“正能量”总喜欢说,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了,坐着比人站着还高,想韬光养晦也藏不住了。这话只对了一半。确实,随着体量和相应的关注度的增加,很多东西都要有相应的调整,但是方向应该是“之前不太会被人挑理的毛病,现在得改改了”,而不是“之前觉得确实不对,有点不好意思的事情,现在可以大大方方地做,没啥不好意思的”。然而,谁叫咱是中国人呢,但凡有两条路,咱就一定会走那条更差的,这是铁律。

过于吓人了。看到有(前)媒体从业者说确实在压热搜?

同事种在办公室当盆景的折耳根已经被我吃完了,期待同事下个星期再带点什么野味来。

大家讲对女性屠杀的时候,官方非要带节奏说不是性别问题,主要还是黑恶势力,结果黑恶势力越扒越离谱,这下不仅女的害怕,男的也害怕了。
我真的不懂官方洗地的思路,毕竟打女人还可以算是优良传统,非要去提更不开的黑恶势力壶,是不是手里也是实在没有牌了。

报复性消费,如果能拆成“报复”、“性”、“消费”,领导们期待的是其中的后两者,要大家振作起来恢复经济、多生韭菜。但这样折腾两年了,民心离散,情况就逐渐看得清楚:也许带来的只有“报复”。

假如有一个“烂透了bot”,抓取互联网“地名+烂透了”,很快将得出一个观点:

“唐山真的烂透了”屡见不鲜,虽然言者也知道这并非个例,但是对大声说出“中国真是烂透了”还是有所顾忌!这就有点像说“男的不行”引发“性别对立”是吧。我出高考作文题,从以上材料中,试论“中国烂中的好的比例”与“男的烂中的好的比例”孰多孰少?

看见昨天中图网推书,林徽因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总是推不出,显示404,评论说大概是因为前段时间《四月之声》的关系……

上海一群警察暴力執法,毆打女性。據說因為一名女子拉低口罩吃東西,遭到警察圍攻暴打。
視頻分兩部分上傳,這是第二部分

Show thread

被警察伤害过的受害者纷纷现身说法
有人呼吁大家要关注更高级别的立法和法律执行问题,要大家发出自己的声音
当年也有学生高呼这是我们的责任
这根本就是一个死循环

Show thread

今天能连织俩毛衣,主要是割(精神草地的)草割得好。比如刚刚又看到之前记的一笔flomo,是西川上直播时的文字实录。

他讲了个杜甫被译“走样”却焕新的故事。举的例子是杜甫的《春望》。以防万一我把原诗也打一趟!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墨西哥有位诗人,他得过诺贝尔文学奖,此人叫奥克塔维奥·帕斯。他把杜甫引入到了西班牙语中。这个西班牙语的杜甫可能有一点走样,因为帕斯发明了很多原诗里没有的东西。但这个杜甫给了人一种崭新的感觉。

帕斯翻译的这首《春望》,有位叫宋柏年的先生,把它又重新翻回了中文——“帝国已然破败,唯有山河在。三月的绿色海洋覆盖了街道和广场”。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春天他说三月,当然杜甫在后面的诗句里有“烽火连三月”,他可能有一个借用。“草木深”我们直接翻译过来是草木繁茂,但是他译成了一个现代意象——“绿色的海洋”。

为什么说他(帕斯)有很多的发明?因为古代中国不是海洋文明,我们是土地文化,是黄河中原内陆文化。所以他说“绿色的海洋”,中国古代不会有这个东西,这不是一个翻译,而是一个转化。然后他说这个“绿色的海洋”覆盖了街道和广场。原来杜甫诗里面说的是“城”,就这一个字,帕斯觉得不能只是把它翻译成城市,city,那没什么意思,他就用另外两个意象来指代“城”,就变成了“街道和广场”。这里边也有发明,街道古代就有,但广场又是一个西方的意象。当然我们现在有天安门广场,那是把过去的建筑给扒了,古代是没有广场这个概念的。

下句:“艰难时事,泪洒花间,天上的飞鸟盘旋着人世的别情”。这个对应的是“恨别鸟惊心”。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李后主有一句词叫做“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很多人都熟悉这句词。我看到这句的一个英文翻译,然后我试着把它重新翻回现代汉语,叫做“我不能忍受去回想我那沐浴在月光中的祖国”,多好,“沐浴在月光中的祖国”,相比“故国月明中”,完全是一种当代的感觉。所以现代汉语是可以出现好句子的,只不过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可能都没有做到,但我知道有人做到过。

那么我接着读,“天上的飞鸟盘旋着人世的别情。塔楼与垛堞,倾诉着火的言语”。 :aru_7020: “火的言语”,这又是他发明的,是超现实主义。什么叫超现实主义呢?比如说你们都戴个戒指,戒指上面镶着宝石,你说一个镶着宝石的戒指,这不是超现实主义,但如果你说一枚镶着玉米粒的戒指,是把镶宝石那地方镶了个玉米粒,这就是超现实主义了。现实当中没有的这种东西,就是超现实主义。在这里,“塔楼与垛堞倾诉着火的言语”,这个就是超现实主义的表达方式。

“家人的书信堪抵万金,搔首时,才觉细细的别针,别不住稀疏的白发”。他把原诗里的簪子变成了别针。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克塔维奥·帕斯翻译的杜甫的诗,它是这个样子,它是有效的。

#狗の乱翻书

今天回家给爹说卖了30斤花椒出去,数了2100给爹,爹高兴的不得了。甚至主动送我到街上去赶车,想起上一次爹送我还是三十年前我去县城里读高中……我看还是乙方对甲方感情深 :0171: 坐车上的时候想起昨天刷到微博,提到今年小麦丰收市价又好,有农民的50亩麦子卖了11万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又替爹和其他农民难过。农作物除了是他们的经济来源,其实也是他们的情感支撑吧,哪个成年人共作不需要一些成就感呢?最后就是前期买花椒的象友我都发出去了,因为家里人手不够没来得及筛,里面会有一点杆子和花椒刺,所以每一斤我都多装了一两。当然收到货有任何售后问题都欢迎联系我,我一定尽力解决。家里大概还有两百来斤新鲜花椒晒成干花椒大概还能有十来斤吧,有需要的可以继续联系我购买,谢谢。

盆友们其实老刘,驴肉火烧那个站上不去了,我换了一个站点。捞捞。

为了预防封城,我往家里备了一篮子薯类,前几天看见红薯发芽了,这个芽简直青云直上势如破竹,我见了就很恍惚。后来想到红薯藤(方言:红苕巅)也能吃,就又平和起来。

每天下雨,太潮濕了,有兩塊生薑發芽,勢頭強勁就快要超過牛油果。

要是突然看我在毛象疾言厉色地遣词造句,联想一下其实是躲在屏幕后面玩手机,正义感一下子就消散了不少!

Show thread

我现在这个站,应该也墙了,虽然上班摸鱼也可以用手机,但是不如电脑上正襟危坐地刷起来快乐,上班玩手机总体来说姿态是比较猥琐的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