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比尔博拿出秘银甲,眼泪哗啦一声就下来了。那可是索林被龙病冲昏头脑六亲不认的时候送给他的啊!当时索林疑心病重到把身边的矮人怀疑一个遍,但掰开比尔博的手掌看见里头的橡子,表情一下子就柔和起来了。而且矮人这么孤寒吝啬的种族,索林在六亲不认一个铜板都不想分出去的情况下,还是一出手就送了比尔博价值半个夏尔的东西。

看见巨鹰出现又是一哭。索林你看啊你看啊巨鹰来了!(呜呜呜呜呜呜)

还有巴林。大胡子好人巴林,矮人远征军中最聪明狡猾的小老头,就这样死在了墨瑞亚的矿坑里。呜呜呜呜呜呜。

人皇这个角色其实是挺中性化的,这在我看来是他魅力最主要的来源。从外貌特征上,维果的薄嘴唇、略微尖细的嗓音、偏薄偏平的面部肌肉和忧郁的眼神,让这个角色外观上的雄性气质没有那么浓。比起像熊的波洛米尔和金雳,端方的法拉米尔,他和勒格拉斯显得“可怜见儿、生得单弱”(噫。

而行为举止上,无论是哭着亲吻波洛米尔的额头,还是征召登哈洛亡灵失败(自以为)后看见昂巴海盗船时流着泪跪倒在地。他的行为举止洋溢着浓厚的feminine气质,多愁善感、情感细腻。也难怪大家纷纷认为人皇是0(。

说起来魔戒作为20年前的电影,性别意识算是非常好了。不仅强化了人皇身上的“女性化”特质,还大大加强了暮星的戏份。毕竟在原著里暮星基本上就是一个等出嫁的小娇妻,跟人皇的亲事也是连姥姥都同意。而电影里硬是砍了格罗芬戴尔的戏份给她加了单抗九位戒灵的打戏(也是第一部里最精彩的追逐-对抗戏),且把她的性格塑造得十分强硬有主见,甚至被人称为三部曲里唯一一个真猛1。活该它这么火。

吕频:解决女权主义?从“性别对立”到“爱国”作为一种性别暴力,及一个”境外势力“的自白书

女权主义,或许是中国最后可见的社会运动。

“粉红女权”并未真正成形,所见的只是被压迫的女权主义者没有语言、没有武器、在四壁围困中做出的悲愤的反弹。我仍然相信女权主义的内在价值与粉红并不相容,虽然我也知道,很多时候人们就是不得不四分五裂地架设自己的价值观。

美国非常不关心中国的人权问题,更不会在乎中国女权——说白了与他们的利益何干?对所谓“境外敌对势力”之恐惧,反映了对自身合法性的不自信。

我不会自辩无罪,也不会去反向地自证有罪,重点是我不会进入他们的套路……我并不关心美国,也不会利用身在墙外的特权更不会制造信息差。我将尽量保证自己在任何地方面对任何人都说同样的话。

女权前辈也会说“爱国是每个人心中朴素而真挚的情感”,但对我来说,我仍然不确认自己是否存在这种情感。这个国境线里有(并将一直有)我爱的人,我爱用汉语(尽管大多不是现代汉语)写成的小说和诗词,我也有自己爱的山川河岳以及自己在国境线内生活的不可磨灭的历史与记忆——能说这些是爱国吗?能说不是吗?能说是吗?

今日育儿 

第一百次对幼崽说“不要XXX”但TA仍然第一百零一次坚持XXX之后,我甚至有点欣慰。好你个幼崽,现在不听父母的话、将来大概也不会那么老老实实地听(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独裁者与野心家的话。

闹革命的精神从小培养。我们缓则今天也有独特的育儿技巧呢.jpg

看到朋友的乐观发言我也来乐观一个:一切专制政权最终都会成为泥足巨人并被自身压垮,因为它的体量越大,想要控制全局就越困难。中央决策层无疑是希望地方管理部门对中央的任何决定亦步亦趋的,但是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历史地理人文特质,如果原样照搬中央的政令,那么结局必然是效率低下、民怨沸腾。如果想要提升效率“因地制宜”地解决问题呢,那又必然要偏离中央的政策。这也是为什么小粉红永远都在“上头的政策都是好的只是被底下的歪嘴和尚念偏了”和“地方办事员当然知道民情但是上头的指示不好违反”之间反复横跳。这是一切专制政体必然会面临的矛盾,而中国的庞大和复杂会让二共面对的矛盾更加剧烈一百倍。

(但不幸的是,尽管泥足巨人可能会被自身的重量压垮。但是垮掉之前它还是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给老百姓制造足够的不痛快,并且在垮下的时候顺手捞群众给自己陪葬)

来拉个票:请大家给正在参加第一届青春有T大赛的四十七号选手张累累打投,一人一票送她出道。她的才艺是四郎看了都想打鸣的惊鸿舞,请各位点击链接欣赏m.weibo.cn/5050036168/46258218

张累累也是“流动的反性骚扰广告牌”活动的策划和执行人。(各位打投完之后)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了解她的故事mp.weixin.qq.com/s/Sxb-qQb4yDE

走出同温层跟亲戚的朋友吃了一顿饭,目前的感想就是老子以后再也不会走出同温层啦啊哈哈哈哈。

苏州好吃到什么程度呢。

我来比喻一下就是,

在吃面的店里喝完头啖汤出门,看见马路对面“广式老火靓汤”的牌子,第一反应是想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

“快回珠三角吧,别在这里丢人了”

(我好想搬来苏州永居啊呜呜呜呜

如果我有罪,也不该让我坐在苏州街头小店里吃醪糟的时候听到邻桌食客手机里大声外放战狼新闻(大意是警告日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一百多个国家不要跟党爹作对)。

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解决了。因为本人用最泼妇的腔调冲那位爷叔食客大吼一声:“老同志请把你的手机声音给关了!”,然后他就给关了​:smugcat:

看到首页上的朋友提到全真道士梁兴扬。这位道士在踢到铁板之前,也积极吃爱国饭,也非常擅长玩那套扣“恨国、港独”帽子、发动网暴、人肉起底、向网信办乃至国安举报的把戏。甚至连投诚中共也比现今这些爱国男权大V来得早——他在2016年就参加团中央座谈会了。

但梁兴扬是怎么踢到铁板的呢:他参加了一个团中央组织的表彰会,被评为“15名中国青年好网民”,可能自觉黄袍加身洗红上岸,有点飘飘然,再加上粉丝多了有了底气。于是他开始冲白云观,说白云观里有恨国党和两面人。

然而白云观背后是中国道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的会长是正部级高官。梁兴扬只是抱上了党爹大腿的看门狗,白云观却是党爹的亲信家奴。于是梁兴扬被教训了,停更微博、被迫还俗。希望他能够明白,这就是给党爹当狗的下场。也希望现在跳得欢的这群男权大V也落得和梁兴扬一样的下场。

(没有说白云观这种家奴就比梁兴扬更好的意思)

给子午侠士这个贱货指条路: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15号全国妇联,拿福特基金会的钱拿得飞起。希望子午侠士对准了冲。妇联大楼进不去,至少可以在好苑建国酒店卧底,等下次妇联在那里开会的时候举着牌子抗议去。叫陕西网信办给你报销路费吧。

这群爱国男权大V真的是太下贱了。

愤怒到极点的时候反而想笑。想用金莲的口气阴恻恻地说一句“我洗着眼儿看着你”。

看这些男权爱国大V几时死。看他们几时灭亡。

@shine 设身处地想了一下,如果有人在复联四/火影/死神的结局出来之后在我时间线上赞美它们,我可能会将此人亲手砍杀。

Show thread

主页上看巨人的小伙伴都在骂,只有一名直男在夸。虽然我没看过巨人,但已经主观地将这个案例加入“直男不行”套餐。

“他们毁掉的不是几个人的几天,而是最后的具有公共性的社会生活”

肖美丽发“风雨中抱紧自由”,被小粉红围攻,目前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

机智的姐妹苦中作乐,决定向小粉红投降(划掉),于是就有了下图。据说如果小粉红不满意还可以改。

带着眼泪笑出声来。

入围今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不割席” ogate.org/show.htm#c1306507

以前一直不想推荐,因为拍摄者是白男,他作为一个“外国新闻人”拍摄这场运动,具有身份上的优势、随时可以抽身离开。身份赋予他一种居高临下的局外人视角。尽管他本人也许并不想显得这样,但警察抓人的时候他可以贴近拍摄警察的表情和动作,而全副武装的警察只是瞥他一眼就转身离开去对付旁边的港人——小动作揭示了他局外人的身份。他在场、但在这场运动中他等于不在。

这片子远远比不上“理大围城”和“占领立法会”。然而它入选了奥斯卡,“理”和“占”却甚至找不到合法的途径进行公开放映——再一次,我们被提醒什么叫白人特权。

(也是因为相同的原因,不想推荐Vice的那段新疆视频:白人女拿着手机走向了一直跟踪自己的国安,跟踪/被跟踪的身份彻底扭转,我彻底被trigger到了。她能意识到向国安举起手机这个动作背后的特权吗?她是否意识到不加掩饰地展现这种特权,对于不具有特权、要在日常生活中反抗的我们来说,是很残忍的)

然而时至今日,我们也只剩下“不割席”和Vice这些东西了。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