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西部世界的碎碎念合集 

想到前几天跟朋友互相吐槽,说如果世界上有另一个自己那真的是对这个自己毫无性欲。

而我!又如此幸运!刚刚吐槽完就被长发的clementine唤醒了!手指轻轻拂过嘴唇好漂亮!长长的头发散下来好漂亮!一切只是被坏蛋人类设定成这样也很漂亮!机器姐姐的漂亮都是真的!希望机器姐姐可以抱抱我!呜呜!

Show thread

补西部世界的碎碎念合集 

第一季第五集那个修理maeve的亚洲面孔的小哥,他为什么这么简单地就把机器人和人类之别的事告诉maeve了啊!后面会有合理解释吗不然为了推动剧情也太bug了吧!

以及,两个妓女姐姐我都好喜欢……呜呜呜……影视文学作品一定要把性工作者的形象搞得这么魅力这么浪漫吗……很美也很空中楼阁……呜呜

有个朋友,羡慕国内防疫搞得好,不像美国,太松懈,跟没防疫没啥区别,搞得很多人不得不一直家里蹲。
中国这种防疫,是把每一个病人当敌人一样,小区就成了敌占区,被封锁起来,吃饭都成问题。
当然,不在疫区的人,确实挺自由。
我既不喜欢美国以前那种反智的不防疫,但是也不觉得中国这种做法好。
觉得好的人,那是因为你没有被牺牲,被封锁。

@rojopicca 对社会救助这一块不太了解,但是跟基层党组织工作人员打交道的经验是,这群人:1.许多人都身兼数任,比如在村里/社区,又要负责计生、又要负责党(员)群(众)关系、又要负责社会救助——所以对自己负责的任何一种工作,都不会有太多时间和太多责任心;2.作为“体制里的人”,这批人对于“按上头的政策/文件”办事这件事的执着程度极高,如果没有政策/文件,这群人几乎不会办事;3.即便有了“政策/文件”,这群人在办事之前仍然需要具体到流程的“解决办法”来指引他们工作,否则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把这些政策“落到实处”;4.党组织的政策/文件/解决办法,多到爆炸,随便一个基层工作人员,如果不是经过培训,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还存在某种政策/文件/解决办法;5.社会救助并不是党组织最关心的事情,维稳、抗疫、扶贫(只针对党组织已经标记出来的那群人,扶贫建档的流程麻烦到不行)都比这个重要——所以基于这些了解,我非常怀疑按照图中的建议“去村委会或社区找人”是否真的能找到愿意且有能力帮助自己的人。

李泽华放了,张展判了,陈秋实和方斌到今天仍然下落不明

Show thread

武汉封城一周年,印象深刻的是这张4月8号解封当天拍的照片

[中国 武漢 都市封鎖から1年 最初にコロナ感染拡大の街はいま]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の感染が最初に拡大した中国 武漢で、都市の封鎖が始まってから23日で1年です。世界ではいまも感染者が増え続けていますが、武漢は日常を取り戻しつつあります。
www3.nhk.or.jp/news/html/20210

一年前的今日,武汉封城。
和几位朋友看了《76天》和艾未未的《coronation》.
朋友提到鲁迅这样一段话:

「我们追悼了过去的人,还要发愿:要自己和别人,都纯洁聪明勇猛向上。要除去虚伪的脸谱。要除去世上害己害人的昏迷和强暴。

我们追悼了过去的人,还要发愿:要除去于人生毫无意义的苦痛。要除去制造并赏玩别人苦痛的昏迷和强暴。

我们还要发愿:要人类都受正当的幸福。」

一九一八年七月
鲁迅 《我之节烈观》

愿不忘记,也愿所有的记起不单是悼念。

直到现在为止也会因为喊hey siri后同时有两个声音回应我而被吓到(对着手机讲话的时候总是忘记电脑还开着……)

当我发现我母语发言都讲不清会紧张要写memo记录的时候我已经不在意自己用外语发言要打草稿这件事了。

各位,如果拿到注册链接之后。
请打开该链接,并在新页面中填写用户名与密码注册。

注册完毕后,便可以通过 Web、Desktop、Android、iOS等客户端登录使用。
登录之前,请将默认的 matrix.org 域名修改为 bgme.me(如图所示),然后输入你刚注册的用户名、密码登录。

Show thread

今天看到有小象分享了一个六四的书.rar,里面居然有刘晓波好几年的文集。

想再次推荐一下他的博士论文《审美与人的自由》。他是天才。读完感觉可以一窥天才的世界。
1lib.us/book/5628784/961360

Show thread

讲讲我被网警叫进局子里的经历。去年的六月三号的晚上,我在微信上和朋友闲聊时提了一嘴“墙”的事,但很快就住嘴了,没想到翌日上午十点多时接到了网警的电话,让我到区公安局一趟,我人都吓裂了,当即以为要政治性死亡了,害怕影响我考研升学什么的。下午去局子以后,又被网警查了手机、记录了个人信息和VPN名字。那个网警有一沓表格,表格上有许多人的翻墙记录,可给我长见识了。这个事儿导致我有半年都不敢翻墙。

[「自分せいで周りに迷惑を」コロナ感染 自宅療養の女性が自殺]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に感染したあと自宅で療養していた東京都内の30代の女性が自殺していたことが分かりました。残されていたメモには「自分のせいで迷惑をかけてしまった」などと書かれていたということです。専門家は「自宅療養者は特に精神的な負担が大きいケースがあり十分なケアが必要だ」と指摘しています。
www3.nhk.or.jp/news/html/20210

开着暖气在卧室吃了土豆粉现在感觉自己躺在辣椒油盐花椒汤里。睡不着了。

话说这个潘老疙瘩的土豆粉真的好吃!无意中淘到的边角零食怎么会这么好吃 :cwy: 太好吃了 :cwy: 虽然包装看起来很随便哈哈哈但爱辣椒爱花椒爱粉人士真的不能错过!它长这样!↓

话虽如此,昨天借着代孕的话题也顺着看了不少关于荷尔蒙和激素的科普,现在我只想知道爱上一个人后是不是真的会被激素改造然后我就会情到深处得想跟ta结婚了。

激情犯罪的派生词(?):激情结婚(?(误

【确诊后的小果庄货车司机:“相比病毒,我更怕泄露个人隐私,丢掉工作”】一名小果庄大货车司机两天内遭遇了两次人生意外:感染新冠病毒,个人隐私外泄。在河北省卫建委1月14日的官方通报中,除了确诊前21天的行动轨迹,有关李亮(化名)的个人信息只有15个字:男,34岁,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人。而在网络空间上,带有他和同车司机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车牌号等隐私信息的帖子、视频,迅速扩散到内蒙古、河北及山西等地的聊天群里。他在一个短视频里看到,自己身份证上的照片出现在最显眼的中间位置,评论中有网友谩骂的留言。他说:“规规矩矩地活了30多年,像通缉犯一样被挂在网上”。
1月2日小果庄出现疫情时,李亮正和同车司机张远(化名)驾驶货车在内蒙古送货。返程路上,张远在微信上听老家的人说“封村了”“路堵上了”。1月5日下午,他们返回石家庄后,石家庄宣布将对全市所有社区、农村实行闭环管控。作为小果庄人,他们决定去医院做核酸检测。发热门诊的护士穿着防护服,问他们为什么做核酸。“我们是小果庄的。”张远脱口而出。这句话像是朝旁边排队的人群里扔了一根炮仗,吓得他们纷纷后退。张远感到自己贴着口罩的脸发烫,突然想到现在“小果庄”3个字给其他人带来的不适。
1月13日下午,李亮被诊断为确诊病例。从1月14日上午10点开始,他陆续接到100多个来自河北、内蒙、山西的陌生电话,其中有来自他们并未去过的巴彦淖尔、廊坊等地。有几位自称是疾控人员、警察、社区人员,更多的是说几句就挂断的不明身份的人,对方能报出他的身份证号、车牌号和车型,问他是不是那个感染新冠的大车司机,“有的讲话非常不礼貌”。
在这些电话中,李亮自己估算,是疾控人员和警察的只有3个。当一个自称内蒙古开旅馆的人打来电话时,李亮终于无法忍受,质问对方“我这信息你们怎么知道的?”“在我们内蒙有个群,你的信息全都散开了。”对方回答。李亮微信的申请好友一栏里,数十个顺着手机号找来的网友,有自称银行放贷的,负责开标的,收大车过磅单的,也有办理“花呗、京东、分期乐”的人。
张远是李亮的表弟,他的隐私信息同样遭到泄漏,接到了数十个陌生电话。李亮转运到医院的当天晚上8:50,他接到了一个自称疾控中心的人的电话,问了他的身份证信息、行程和李亮的交集,一共打了26分钟。一名石家庄新乐市的司机发给张远两张微信群聊截图,告诉他“你们的个人信息群里都有了”。截图里的信息为“河北藁城确诊人员基本情况”,内容包括他和李亮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和家庭住址,以及他们自述的近期轨迹情况,精确到他们住过的一家旅馆老板的电话号码。
在一些短视频社交平台上,李亮和张远的个人隐私信息仍在扩散。一条视频吸引了3.5万次播放量,里面还贴上了李亮身份证上的“大头照”。李亮说,他最担心的不是身上的新冠病毒,而是自己的个人隐私信息泄漏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拿去干违法的事,货主们看到他们的名字和车牌,以后还让不让他拉货——他们还没做好丢工作的准备。 :sys_link: mp.weixin.qq.com/s/e7BHjiUsHpV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JDRyCDAfY

#搜狐新闻

不必再用乌克兰和印度这两个代孕大国来说明代孕的危害性,就在此地,湖北潜江市浩口镇,又叫“代孕镇”。

@shine 没有说所有孕母都该对胎儿怀有情感的意思。也无意将生育的过程神圣化。也认为我们应该更多地讨论诸如:该不该代孕、该怎么代孕、该怎么禁止代孕、该怎样保护代孕过程中婴儿和孕母的利益、该怎样给以代孕为生的贫困孕母创造其他就业机会…这些问题。

但是,但是,但是。

因为“我想有一个‘自己血脉’的孩子”、“我不想自己/配偶受生育苦楚”这样的理由去买代孕(which一网打尽99%代孕买家),在我看来,都是大垃圾中的大垃圾。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