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社会调研 :ablobcatreach:
请问象友,你认同社会达尔文主义吗?(单选)
如果不认同,可以说一下自己的理由吗?:blobmiou:
最好可以说一下自己认为的社达主义和女权主义之间的关系(或者矛盾)

又看到“只有猥琐男才会喜欢这种大胸”“喜欢蜂腰翘臀丰乳是低级生殖凝视”这种论调,我感觉这个社会把“(喜欢女性的)男性普遍不尊重甚至性暴力女性”这件事与“对女性的性欲”过度联系在一起。就像人们看到性骚扰/性侵的事就说这是因为男的性欲旺盛。你以为喜欢女性的女性/非二元性别的性欲就不旺盛吗?你以为我每天看到美女脑子里没有想法吗?男性不尊重女性,是因为社会并不惩罚男性的这种行为,甚至社会文化中的一部分鼓励男性这样伤害女性物化女性。
简而言之这些男的是被毒化的,单纯的性欲不会催生这些恶行,实际上大部分性欲是中性质neutral的东西,有性质的是人最后采取的行为。更不用说有些观点都太异性恋视角了,读的时候能get到发言人脑海里只能想象出一个对着女性流口水的直男形象。
丰乳肥臀会引起我的性欲,一个好看的pussy也会引起我的性欲,我不认为我是一个猥琐的人,我活这么大都没冒犯过女性(倒是总有直女无意识冒犯我的身体),我也不认为我对女性的性欲形式是猥琐的或者可笑的。当然,如果认为会喜欢这些东西本身就是猥琐的话,那就没有对话的必要了,大家各持己见算了。

所谓“好”资本主义与“坏”资本主义不过说的是这样的问题,同样是雇佣奴隶制,发达地区的奴隶之所以不需要挣扎在生死线上,只是因为有大量不发达地区的奴隶在供养着他们,或者说,为他们承担着美好自由民主生活的废料再处理。
例如北欧的程序员和南美洲的矿工,同一个市场下不存在两种雇佣奴隶,哪有什么“好”的资本主义,只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
如果要拯救哪些被压迫,被羞辱,被踩在脚下,被困在笼中的人,就先要打碎眼前的秩序,就先要拯救自己。

“报纸上是从来没有提过一个字,说这一带地方——或是国内任何地方——发生了饥饿。他有一种奇异的虚空之感,就像是他跳出了时间与空间,生活是一个不存在的地方。”——张爱玲《秧歌》

#今日宇宙动态

中文毛象宇宙本日共有5652位新住民,雷达侦测到110颗星球嘟嘟了54961次。比起昨日,嘟嘟多了21106次,毛象们越来越能嘟嘟了!

开放注册的星球中,今日最能嘟嘟的是呜呜 w(> ʌ <)w,有最多新住民的星球则是长毛象中文站

岛屿迟早连成一片大陆

发到微博被删除了,上海电视台作假。我在朱家角小镇住了四年,那里也算是我的故乡。怀疑他们故意选了这个村子,庆丰村。

微博上有人统计了部分因新冠政策导致的次生伤害而死的人
weibo.com/1881320895/LogzKcR36

观察,封校前要做的必要必要准备包括:
纸巾、卫生巾、牙膏沐浴露洗发液、洗面奶护肤品、洗衣液、各种药物、褪黑素、止痛药、创可贴、电池(如果鼠标等设备需要用电池)、垃圾袋。全部囤够用一个学期的量
耳塞眼罩以防万一
就算平时都喝矿泉水,也最好放一个烧水壶在宿舍
封校前剪头发,尤其是刘海×

《科学家揭示工作记忆的格式》 科学家发现了工作记忆是如何“格式化”的——这一发现加深了对视觉记忆存储方式的理解。几十年来,我们知道视觉信息中的字母和数字重新编码为语音或者声音代码,用于言语工作记忆。当你看到电话号码的一串数字的时候,你在完成拨号之前不会存储该视觉信息。相反你存储的是数字的声音(例如你在脑海里念“867-5309”这个电话号码的声音)。这只是表示我们确实在重新编码——它并没有解决大脑如何格式化工作记忆表示的问题,这正是新的神经元研究的重点。为了研究该问题,研究人员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测量受试者完成视觉工作记忆任务时的大脑活动。每次试验受试者必须在几秒钟内记住一个简短的视觉刺激,然后根据记忆做出判断。在一些试验中,视觉刺激是一个倾斜的格栅,而在另一些试验中,刺激是一团移动的点云。在记忆延迟之后,受试者必须精确指出格栅倾斜的确切角度或者点云移动的确切角度。尽管视觉刺激(格栅和点 | solidot.org/story?sid=71237

昨天转的,今天看已经删了。东北不让春耕,下半年粮食会出问题的,本来乌克兰粮食进口这块就已经短缺了,中国现在还不让返乡复耕,这是要逼死谁。有运动式的行动在篮球场和水泥地上种田,不如放农民回家种田啊我操你大爷的CCP

我做社区志愿者有个观察,来送货的快递小哥或者外卖员几乎没有任何防护措施(除了一个简单的口罩)。他们和平时日常送外卖一样,没有手套,没有消毒用品,我感觉他们真的很辛苦也很艰难,而且也非常不安全。他们极有可能感染和传播病毒。但他们没有防护服也没有手套也没有消毒用品。还有一个外卖员在看到我穿防护服对地上的外卖进行消杀的时候问我:你喷的什么?我说是消毒液,他就伸出有很多黑垢的粗大的双手说,给我也来点吧。我就给他的手喷了很多。我真的觉得很心酸。我们做2个小时志愿者都可以有一些比较完备的防护,他们怎么可以没有。

感觉外卖员真的被压榨和遗忘了……政府只管检测他们,如果是阳性,就把外卖员拉去隔离。但是他们并不考虑这些人的生计问题,以及是否需要更好的保障。

这就是底层现状,冒着一切风险赚血汗钱,到头来还要承担这些风险,还要给政府背锅,现在上海就说隔离最大的传染源是团购,让居民不要团购。

不好意思,我就是要打拳。
上海的情况发展到今天,你们应该可以看到:
敢说真话的疾控中心科长是女性;
自己倒贴几万元去保障居民生活、最后被居民电话问到崩溃的居委主任是女性;
拒绝进方舱,要求给自己心肌炎、癌症病史治疗保障的是女性;
为了小孩和白卫兵撕打的是女性;
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阳性以求不和孩子分开的是女性;
……
我不是说没有男性在抗争。但你不得不承认,她们冲在前面。
她们可能不擅也可能是根本不屑长左男右男的长篇大论掉书袋,但她们质朴而坚实的良知让她们冲在前面。
她们的勇敢,和这份勇敢的不被承认,都应该让你们羞愧。

参议院通过了 Ketanji Brown Jackson 大法官的提名,她即将成为第一位女性黑人最高法院大法官, 也即将是第一位做过public defender(法庭指派给请不起律师的人做律师的律师)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只有三个共和党参议员投了赞成票。

@Delia 我目前所在小区非常巧的从本轮疫情初期(3月12日)封到现在,
个人感受,小区经历过四轮完全不同的管控方案,和上层领导变动一致,
与象友猜测凑巧碰上了

一开始,(4日左右)隔壁小区流调筛出有密接,密接全家直接被带走,隔壁小区就只是封了一个楼,
无论是隔壁还是我们小区,大家该干嘛干嘛,都没当回事
此时,领导班子没有变动

三月初,我为方便看病,在我妈处暂住,看到隔壁小区有情况,赶紧逃回了自己房子,
因为邻居装修太吵,而我妈小区没有封闭,
就又回到了我妈那儿,没想到才搬到我妈小区两天,政策变动,小区封闭了

3月11日小区出现一名次密接(阴性)全家被带往隔离,小区同时封闭,可以出户,不可以出楼,全员阴性封闭了14天
四天左右做一次核酸
此时,全上海是九宫格式管控,虽然被封着难受,物资勉强能保障(有居委指定的购买渠道),配药流程走得慢,起码能拿到药,有不少问题,最终都能解决,主要是基层不作为造成的执行问题

14天封闭结束,小区解封两天,大家出门买菜,期间出现一个阳性,小区再次封闭
阳性无症状的在家隔离,她所在的楼栋锁门,不能出户,不能出楼
其他居民不可以出小区,但能在小区内散步晒被子遛狗挖野菜晒晒太阳
这轮封闭和上一次完全不同,可以收快递、可以点外卖、可以团购买菜,配药也能保障了,甚至能够就医
封闭初期做了一次核酸一次抗原,筛出三个阳性,分布在不同楼栋,应该和之前解封买菜有关,之后没有增加新封闭的楼栋
期间发了两次菜一次药
这回有封了一次基层流程走通的原因外,也和上层领导班子变动,防疫政策再次改变有关
此时,上海是鸳鸯锅管理,诸葛宇杰上台,开始主持工作

4月3日开始管控政策再变,全市封闭,
小区在没有新增的情况下,
不允许出户,不允许点外卖,不允许网上买菜,不允许线下买菜,不允许团购,小区内便民超市关闭,不允许配药,不允许看病
核酸和抗原交替做,今天做了核酸,明天就是抗原,劳民伤财
主副食得不到保障,开始陆续有居民抱怨,甚至,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冲突,
起因是一户三娃家庭没奶粉也没米了,要出去找吃的,其所在楼里的居民一起冲小区门,娃妈娃爸被带走了
第二天发了一包蔬菜一包火腿肠
这回孙春兰来沪,诸葛宇杰突然消失,李强龚正开始频繁刷存在感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