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 boosted

如果要开一门课,给外国人讲解中国的政治文化,整个学期可以只讲一句话,那就是“孙中山会说蔡英文是不肖子孙”。把这句话理解透了,中国当今的意识形态也就理清楚了。真的,这话信息量太大了,我稍微一想,就能整理出一个1学分的课纲(6讲×3课时):

第1讲:现代中国的法统问题——孙中山是怎样被抢来抢去的

第2讲:政权合法性背后的父权意识形态——"国父"与“不肖子孙”

第3讲:不肖为什么是错的?——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的复杂关系

第4讲:“不肖子孙”适用于女性领导人吗?——当代中国语境中的“荣誉男性”现象(兼论优秀女性是否应该被称为“先生”)

第5讲:继承与转变——民选领导人的新型合法性与历史法统的继承问题

第6讲:历史虚无主义与合法性的焦虑——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对历史的重建

云朵 boosted

这也忒乐了
有人在B站发了个 学习猪头肉的做法
然后被炸号
国王的名字响彻云霄了简直是

云朵 boosted

那种“激进”的中国女权主义好像共产党的复制品:ta们不致力于改善真实的女性处境,让每一个作出不同选择的女性都可以获得公正的对待,但ta们热衷于审判每一类女性,你这样是婚女,你这样是恋爱脑,你这样是服美役,你看这样的同人文是被父权洗脑,你们的思想觉悟统统不够深刻,你们和我不一样,你们都应该被打倒。

云朵 boosted

要观察洗脑的效果,粉红女权是最好的对象。因为和那些骨子里就是反社会型人格的普通小粉红不同,她们中大多数真的不是坏人。个人生活中那点情趣爱好,真要十里红妆凤冠霞帔嫁给阳刚华夏男儿,会被训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所谓边哭边拿粉红机关枪突突突,更像是一种嘤嘤嘤而不是咬牙切齿。然而,就是这么一群本来挺正常的人,才最能体现仇恨教育的成果。脑子里就跟装了遥控开关式的,一遇到官方设定的议题突然就疯了。反正,有孩子的还是尽早送出国读书去吧,到大学就已经晚了。

云朵 boosted

Raymond Williams讲现实主义小说讲得太好了
过去的现实主义小说:
要不是对社会现实照相机式的观察,但是观察者只是一个旁观的客体,缺乏主动性,常见于纪实小说,属于社会描写;
要不就是对社会现实进行公式化的提炼,用模式来创造一个社会,常见于科幻小说,属于社会公式。
现代主义的现实主义小说开始关注个人:
而第一类个人小说是从个人的主观视角解读社会,社会实际上是扭曲的(“社会是任务的一个方面”),个体和社会的关系被切断了,社会成为了个体的布景板、而忘却了社会生活对个体经验认知的影响,属于个人描写;
第二类个人小说为个人公式小说,这种小说的突出特点是戏仿,用一种对真实体验的戏谑和解构,但是最终只呈现了个人认知和社会现实之间无法和解的鸿沟、一种崩溃的经验

云朵 boosted

“你不让别人表达政治,这就是你的政治表达。”

云朵 boosted

非常详尽用3年左右时间可借助网络公开免费资源自学编程相关的网站,很全面。

github.com/pkuflyingpig/cs-sel

附带作者的话,我们共勉,希望有天我们能够开始,希望有一天这些知识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而不是仅仅是转发收藏。

作者:我的目标是让一个刚刚接触计算机的小白,可以完全凭借这些开源社区的优质资源,少走弯路,在 2-3 年内成长为一个有扎实的数学功底和代码能力,经历过数十个千行代码量的 Project 的洗礼,掌握至少 C/C++/Java/JS/Python/Go/Rust 等主流语言,对算法、电路、体系、网络、操统、编译、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强化学习、密码学、信息论、博弈论、数值分析、统计学、分布式、数据库、图形学、Web 开发、云服务、超算等等方面均有所涉猎的全能程序员。此后,无论是选择科研还是就业,我相信你都会有相当的竞争力。

云朵 boosted

一个外交人员把“再教育”挂在嘴上,只能说又蠢又坏了。

云朵 boosted

为了避讳习近平的姓氏,中国将“军事演习”全部修改为“军事演训”

云朵 boosted

近几百年了,我们似乎太自信 ,又太无知。

云朵 boosted

一九一四年以前,世界是属于所有人的。每个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那里待多久就待多久。没有什么允许不允许,没有什么批准不批准。当我今天告诉年轻人,说我在一九一四年以前去印度、美国旅行时根本就没有护照,或者说,当时还没有见到过护照是什么样,他们会一再流露出惊奇的神情,这使我感到很得意。当时人们上车下车,不用问人,也没有人问你。我们今天要填近百张的表格,当时一张也不用填。那时候没有许可证,没有签证,更不用说刁难;当时的国境线无非是象征性的边界而已。人们可以像越过格林威治子午线一样无忧无虑地越过那些边界线,而今天由于大家互相之间那种病态的不信任,海关官员、警察、宪兵队已经把那些边界变成了一道道铁丝网。由于国家社会主义作祟,世界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变得不正常——我们这个世纪的精神瘟疫才开始,作为首先看得到的现象是对异族的病态恐惧:仇视外国人或者至少是害怕外国人。

人们到处抵制外国人,驱逐外国人。原先发明的专门对付罪犯的各种侮辱手段,现在却用来对付每一个准备旅行或正在旅行的旅行者身上。出门旅行者不得不被人从右侧、左侧和从正面拍照;头发要剪短到能看见耳朵。旅行者还必须留下指纹,起初只需要留下大拇指的指纹,后来需要留下所有十个手指的指纹。

此外,旅行者还要出示许多证明:健康证明、注射防疫针证明、警察局开具的有无犯罪记录的证明以及推荐信。旅行者还必须能够出示邀请信和亲戚的地址,还必须有品行鉴定和经济担保书,还要填写、签署一式三四份的表格。如果那一大堆表格中缺少了哪怕一张,那么你也就别旅行了。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我起初也觉得这些琐碎小事不值一提。但是这些毫无意义的“琐碎小事”却让我们这一代人毫无意义地浪费了无可挽回的宝贵时间。

当我今天总算起来,我在那几年里填了不知多少表格,在每一次旅行时填写了不知多少声明、还要填写纳税证明、外汇证明、过境许可证和居留许可证、申报户口表和注销户口表,等等。我在领事馆和官署的等候室里站立了不知多少小时,我曾坐在不知多少官员面前一他们有的和蔼、有的并不友善、有的呆板、有的过于热情一我在边境站接受过不知多少搜查和盘问,我这才感悟到,人的尊严在我们这个世纪失掉了多少嗬!

我们年轻时曾虔诚地梦想过我们这个世纪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世纪,将成为即将到来的世界公民们的新纪元。可是那些非生产性的、同时又侮辱人格的繁文缛节却浪费了我们多少生产、多少创作、多少思想嗬!因为我们每个人在那几年里要用更多的精力去研究那些官方的规定,而不是去研读文学艺术书籍。我们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最先要去的地方不再像往昔那样是去那个地方的博物馆、风景区,而是为了领取“居住许可证”去领事馆和警察局。

我们这些人以前坐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谈论波德莱尔的诗或热烈地讨论一些文学艺术方面的问题,而现在我们发现自己谈论的尽是一些被盘问的情况、许可证的情况,或者打听应该申请长期签证呢还是申请旅游签证;结识一个可以使你缩短等候时间的领事馆的小小女官员在最近十年里要比在上个世纪和托斯卡尼尼或者罗曼·罗兰结下友谊更为重要。我们凭着天生的悟性始终会感觉到,我们是被施予者而不是施予者。我们没有任何权利,一切都只是官方的恩赐。我们不停地受到盘问,被登记、编号、检查、盖章。

——茨威格《昨日的世界》。一百年前。

云朵 boosted

為什麼昨天台灣不攔截共軍飛彈?攔不到也沒必要,即便攔到也是浪費,因為通常這種演習的飛彈都不帶戰鬥部。

圖源推特。

我已经炸了两个微博号,禁言了一个豆瓣账号,气死我了,网信办的王八蛋,不得好死!

云朵 boosted

搜了一下兔主席與胡錫進互罵事件的原委,頗為滑稽,起因很符合老胡的小丑形象,居然給網友P的他與裴洛西結婚照點讚。在看兔主席批評胡錫進「刷流量很低俗」的文章時又想起這位紅三代在19年借香港社運刷流量迅速走紅的模樣。狗咬狗當然是大快人心,論破壞性當屬兔主席的功力更勝一籌。
兔主席的網紅之路,在於他很擅長討好受過高等教育的城市精英,經常用社會科學的語言框架貫穿自己的文章,中英夾雜並套用淺顯概念分析,使行文之間看起來很有格調。他在反送中運動時說香港是「政治巨嬰」,港人對大陸的了解很幼稚,還把街頭抗爭類比成排宣洩情緒的娛樂活動,據此消除港人對中共體制的批判,以及對民主、自由、法治的追求,把抗爭者推向不具有正當性的暴徒。

云朵 boosted

后面两条新闻的,觉大家应该都看过了,但还是给自己补个来源:
3. 布查幸存者阿姨跟总统说,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帮忙照顾那些流浪的动物吗?我们尽力在喂了,但是食物不够:reddit.com/r/ukraine/comments/

4.向日葵种子,“ 'Take these seeds and put them in your pockets so at least sunflowers will grow when you all lie down here'”
theguardian.com/world/video/20

Show thread
云朵 boosted

@MotiFount 一个策略,实际上性别起的作用远没有议长大,大部分人也都心知肚明这一点。虽然两位女性的在场已经证明女性领导力的作用,但总归和性别没什么直接关系。表面道理人们都懂,但关键在佩用女权话语而非民主话语来反击cn,宣传策略就是将一种政治冲突叙事变成性别气概的战争叙事,弱化了美国众院议长位置背后的霸权意味,转化为一个女人和另外一个女人联合起来抵抗强大男权国家的叙事。这个发言就是政治家层面的交锋,也是性别话语比较好运作的点。另一点,蔡政府的文化意识形态是比较靠近佩和民主党的,性别话语是民主话语更左一点的共同语言,佩的一回应同时把老中蝻党派ccp和kmt拷打一番,也向台湾传递了一个文化反攻的方向。

云朵 boosted

看到一个非常悲哀的故事,是简中出去的人,拿行走的五十万跟台湾人开玩笑,结果人家真吓到再也不敢联系了。想起以前跟一个日本人在中国一起过马路,人家是真吓尿了。我还觉得可笑,这有啥啊,这不就是日常吗?现在想来,这种觉得可笑,才是最可悲的。

云朵 boosted

敢把這些CCP不願公開被提及的「殺人獎章」擺出來,只怕招來的是更多更重的鐵拳

云朵 boosted

我始终觉得两岸人民之间没有任何本质上的矛盾,从大历史的尺度上看,只要都还在说中文怎么可能完全分离开?在百年这个时间单位上分分合合再正常不过了。只要解决了意识形态问题(i.e.放弃一党独裁统治实行三权分立的议会制),像东西德那样和平统一也就一夜之间的事,只不过不知要等多久而已。
因此任何战争行为都只会是短视且不顾多数人只为一己私利强加的野蛮行径。
几年前去台湾自由行,恰好赶上《霸王别姬》公映25周年纪念,于是在台北的一家影院看了重映。我始终记得,里面游行群众在英达引导下喊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那句口号时,影院里的观众轻轻发出的会心笑声——那正是当时新闻里占据最大篇幅的习近平《〈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讲话》中的同样句子,真的是笑话一样。
还真搜到一则报道:talk.ltn.com.tw/article/paper/

今天疯狂体验中国最大爱豆公司,发动明星连夜绣红旗,洗广场,养蛊失败,脱粉回踩,公司下场删帖,大粉写小论文稳定人心,散粉出来打感情牌,套路太熟了。世界的尽头是饭圈。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