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去当免费劳动力 给中学生监考 天 我在讲台旁边坐立难安万分局促

在网络上以恶毒刻薄取笑别人为乐并自称会为自己的恶毒刻薄负全责的人实际上正是因为清楚自己的恶毒刻薄不需要负责才会那么肆无忌惮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承担后果

怎么中学英语听力文本都在宣传中药。。。

好喜欢人的痴态,痴痴,痴儿,痴这个字就有一股肉味,情浓到极致时的返璞归真,很接近人与世界的情色关系,eros的肉身降临

(4.17)重拾旧乐趣,走很长的路。走过宠物店,摸了蓝色的一个鸟。走过公园,摸了很胖一个猫。走过很热闹的街,很多咖啡馆和古董店,很多语言在响。走过小集市,尝了五杯自酿酒,买了一瓶,不太值。走过街头表演,站了一会儿,吉他手冲我露一个笑。走过艺术馆,免费展览倒数第二天,看见水泥浮雕的旧招牌,很新奇。天气还是不好,有太阳,天是灰的,哪里都是灰的,可能这里很少有天气好的时候。走过一条很宽的有天桥的路,和走成都的路没有什么区别,成都的天也时常是灰的,让人觉得不会有鸟在上面飞。走完今天,站在红绿灯路口抽烟,好像完成一次身体的更新,吐出去一些旧的,吸进来一些新的,人随着时间重新流淌,隐约有一种被生生不息的大河照拂的感受。走路很好,以后也要常常去走陌生的路。

姐姐去办离婚,工作人员说做过人流半年内不受理,我查了一下,不是女方终止妊娠半年内男方不能提离婚吗……………?

"逃出新疆地區的受訪者,不分種族,在考慮受訪時有個最強烈的動機,是想告訴外界──在新疆地區,政權對人民的壓迫,是建立在對人民的嚴格控管,而且未來不會只是對單一地區或種族。至今,寧夏與新疆兩地政府已簽訂反恐合作協議,包括香港地區的各省警方也都前往新疆進行培訓交流;甘肅、青海、北京、上海,已經引進在新疆地區使用的設備。"

"他們還有分派哨子,吹響之後,每一家必須去廣場上,集結在一起。拿那個棒子在那邊揮來揮去就是練習怎樣去打敵人。他們說要打暴徒,我們不知道暴徒究竟是誰,他們說誰是暴徒,每一家人必須就要打誰。"

twreporter.org/a/xinjiang-re-e

Show thread

朋友圈有人问为啥我总是对学校骂骂咧咧,我不能告诉他们为啥,但能告诉他们,每当有一个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对学校的恶心程度就多一分,哈哈!

关注到现在发现焦点被转移了,把对劳工的转移到了劳动产品上,整理了一些给自己看的信息 

1.bci是因为收到在中国的工厂利用强迫劳动的维族人被起诉,才有了更新的声明→bci的关注点是产地和产地本地的劳工权益
(Fact check:NYT有报道nike在青岛的工厂的维族人生活区有铁丝网和标语,像个集中营)
2.force labor和集中营的消息被密不透风得筛得干干净净,最终只塌陷出一个形状明晰可怖的真空,不难推理出这个真空隐藏的是什么。强力的propaganda让国内消费者笃信一切都是造谣和无稽之谈
(Fact check:转发声援失踪的维族人类学家,“free my mother”的账号被连环炸号;被噤声的讨论;湖玛等人的口述;西北少数族裔在外地的待遇;再教育营数据库;泄露的文件“absolutely no mercy;等”)
(Fact check:H&M此次宣布不再采购新疆棉花的原因,即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歧视少数民族”,已由中国外交部在多个场合多次、反复澄清。2021年3月18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强制绝育”等“侵犯人权行为”是个别别有用心的所谓学者和机构蓄意编造和散布弥天大谎,违背公理良知,中国人民强烈愤慨。而3月16日时,赵立坚亦曾对该问题表态: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其目的是限制打压中国有关方面和企业发展。cr界面新闻)
(墙内互联网关于新疆劳工的另一种整齐的叙述:“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 都是外地人去采棉/机械化劳作不需要人工)
3.第一点与国内消费者的认知产生冲突,消费者认为被诋毁,选择抵制外企
3.“产地与劳工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宣传口径制造了没有任何问题这个正确的集体记忆。→国内消费者为了表达对本国立场的支持和反驳“诋毁”,选择支持产品而不是劳工。

Show thread

“娇而不娘”能成为对男明星的褒义形容,背后支撑的还是厌女逻辑,我气都生不起来,只想叹气了

有时候我为自己竟然还会想,“他们究竟是真的不知道、意识不到,还是知道后仍然做出这样的选择”,而感到羞耻。太软弱了。被约谈的时候带给我最大伤害的不是那两个审问我的警察,而是学校老师给我打的那几通听起来温柔和煦的电话,因为我确认了他们什么都知道。可是我仍然,仍然会想,别怪他们,别恨他们,他们的确是在做他们认为的,对我有最大保护的事情了。

睡着了,梦里我在火车上,火车开往小金的城市,火车哐啷哐啷慢吞吞,我好着急。醒了看时间,才睡过去十分钟,十分钟漫长得像十小时。

念研究生三年进了好多次医院,南京,你欠我太多

家里已经步入初夏,回南京又是冬天,寂寞被延长了

没有可怕的牙齿问题,只有勇敢的狗勾!

近一年半我认真化妆(指会涂粉底)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得出来,我妈说等我上班不想化也得化,我说呵呵,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在我不想化妆的时候强迫我化妆。(下一秒开始思考是不是该买个眼影盘)

卖惨好像是个贬义词,但不管什么人“卖惨”,我还都挺买账的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