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上看到讲好莱坞某有名配乐师完全是依靠手底下一整个intern团队创作,创作完了拿上来签自己名字就了事。我第一眼看到时心想怎么这么眼熟,再一想,靠,这不就是俺导师的作坊模式吗。定下某领域一系列固定的课题拿给研究生做毕业论文,学生成果累到一定量就汇编成书再署上自己名,其丰硕的学术成果全是这么来的。真恶心,我呸!

就是,有时候我觉得童年时我见到的神仙随着故土的消失一并死去了,和一座山静寂无声地坍塌同样的方式,和一具鲸尸在海底落定同样的方式,只是它什么也没能留下——尘土,碎石,骨架——什么也没有,尸骨无存,好像从没存在过,从没照耀过我,从没。我很茫然,被一个不存在的神抛弃,斩断一根不存在的命运之线,一尾金红色的鱼摇摇摆摆,身后透明水波张成来不及透露一个微笑的唇,我在能够明白之前首先丧失了看清我要明白什么的机会,一切都是不被见证的幻觉。身前身后空空荡荡。

结束咨询的时候跟我的咨询师讲,我认为人生在世,痛苦是无法避免的,而我唯一能选择的是我要活在哪一种痛苦当中。上周办公室同事跟我聊到娄烨电影的删减,我没过脑子地顺口接了一句国内大环境真的很让人痛苦,同事立刻很警惕:不要谈政治,政治不是我们能谈的,我只是在聊艺术。我反应过来,在心里轻轻啊了一声,并再一次意识到,这种痛苦是一种选择。

在搜索过程中找到的一些关于中国性工作者处境的材料——

2005年 潘绥铭等《呈现与标定——中国“小姐”深研究》 mp.weixin.qq.com/s/LWIQyENqc8t

2008年 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县城女性性工作者境遇的田野调查 ncbi.nlm.nih.gov/pmc/articles/

2013年 人权观察(hrw)关于中国性工作者受公权力侵害的研究报告 hrw.org/zh-hans/report/2013/05

2020年 一席·黄盈盈:小姐研究20年 yixi.tv/#/speech/detail?id=888

Show thread

突然后悔,我为什么没有把那个粉笔彩虹拍下来!

Show thread

也放了叶永志妈妈的纪录片,给学生讲了彩虹的含义,下课学生用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小小的彩虹,旁边写上lgbtq,指给我看,然后又默默擦掉。

Show thread

今天讲性别教育系列课程中性取向的部分,给学生看了丹麦女孩的剪辑,讲了一些同性恋去罪的历史,上完课有小孩走过来悄悄跟我说了一句谢谢,还有小孩问我能不能再放一次丹麦女孩的剪辑视频,放第二次视频的时候那个小孩目不转睛盯着看,边看边小声说,哇,好美,我能看这个看一整天。

怎讲,全宇宙都该试试加了黄豆粉的烧烤/烤肠/包浆豆腐/煎土豆/糍粑,没有黄豆粉的烧烤/烤肠/包浆豆腐/煎土豆/糍粑是不完整的,黄豆粉就是灵魂,是最后那一笔点睛,没有黄豆粉,食物只是被牙齿磨碎而已,但有了黄豆粉,食物就在口腔盛开。(进行了一些张的夸,但十分建议一试)

朋友:我有时候会想,我们是不是被消费主义欺骗了。
我:怎么说?
朋友:比如说护肤品。我们小的时候,最多只会涂一些简单的面霜,而脸从没有出过任何问题。现在我们根据护肤指南买很多不同的护肤品,脸的问题越来越多,我们又根据错误护肤矫正指南买更多的护肤品。
我:昨天我正好刷到一个医学博士出的护肤视频,她讲护肤指南里被频繁提到的所谓的补水完全是一个骗局,最佳护肤方式不是补充成分,而是保护皮肤原有功能,比如防晒和保湿。
朋友:那她有提到用护肤品抗衰老可不可行吗?
我:没有提到,不过我觉得抗老应该是有用的。
朋友:我也这么觉得。
我:
朋友:
朋友:你看,消费主义已经根植我们的大脑了。

今天借培训的名字翘班,和朋友中途从培训地溜掉去吃饭和逛逛,逛完坐公车回家,结果刷完车费转头就看见领导。俺心里咯噔一下,强装镇定,目不斜视路过领导,走到公车后排坐下,几站后余光目送领导下车回学校,而俺坚定地翘班到底,一路坐回了家呼呼大睡一个下午。刚刚忽然想起明天要去找该领导请下周两天的假,哈哈,我只好坚信领导没有在公车上认出我。

面面写the kiss of morning的时候正在医院里治疗酗酒和抑郁症,但是他很温柔地写下:life will be better just wait and see;but i know where i'm going。凶巴巴的歌里也有一股劲,“i've got to believe that i got the key in me”,像是咬牙告诉自己山顶就是终点的西西弗斯。当然也有一些落水的铅球般的绝望,或者已经疲惫到极点但仍被拖着往前跑的求救,可是因为我已经看见了结局,我知道一切的确变好了,面面找到了那扇紧锁的门的钥匙,走到了和煦的太阳底下,不必再日复一日抵抗不可抵抗的世界,所以就像一个被提前剧透主角胜利结果的读者,我从他与自己的的痛苦搏斗中获得了一些可耻的安全感。生活会变好的,我们会打开这扇门的,巨石自有其归属,我们不会永远无能为力地看着它滚回山脚的。我信任面面,我信任他,我必须信任他。

最近皮肤状态很差,暗沉,粗糙,长闭口,长一些莫名其妙的小疙瘩。照镜子时我感到生命的诚实可能也表现在这里,你吸过的每一口烟,喝过的每一口酒,熬过的每一次夜,伤过的每一次心,都会一一记录在身体的纹路里,然后在夏季转秋冬、冬季转春夏的节点,毫无遮掩地反馈到皮肤和身体感受上。作为痛苦的见证和提醒,自己的身体也会可憎,健康变得异常珍贵,但无数次我放弃它,就像无数次我放弃去死。

刚刚再闻又感觉不像了 愈疮木后调太凉了 还是更钟情松林少女

Show thread

笑死,市里举办一年一度的中学生绘画比赛,主题是“阳光下成长”,同办公室的美术老师收到的作品里一半都是画的爱国主题,一眼望去就是一片五星红旗的海洋。连爱国的美术老师本人都忍不住皱眉,直呼不对劲。

好适合冬天哦!上一支很喜欢的香是松林少女,愈疮木后调跟松林少女好像有一点像

Show thread

买了一批新的香水小样,lelabo10号好好闻,像一间阴沉雪天里藏在树林深处的温暖木屋,壁炉中的火焰稳定燃烧,小猫趴在地毯上喝温过的羊奶,有一头黑色羊毛卷长发的屋主人裹着毛毯研究巫术,看得久了,睡过去,直到不知何时大起来的风雪从窗缝中钻了一丝进来,凉意落在鼻头,惊醒瞬间小猫轻巧从沙发上跃到怀里。

想出去走走,十一月我要出去走走,见见新的事物。冬天快到了,冬天适合重拾一些静止的,茸茸的爱好,但要先出去走走,为即将降临的漫长寒冷囤一些过冬的食粮。

还是性别教育的课,讲到了小艾被强制送精神病院然后自杀的事,学生他妈的在下面笑,我说你们听到有人因为这样的事死去是可以笑出来的是吗?然后下课走出教室就哭了。他妈的,我不理解,我不理解。

怎么和解啊,我讨厌每一个同事,讨厌他们在教学中的傲慢、狭隘、自我感动,讨厌每一所中学都是中国的缩影,讨厌面对学生无知的冷漠,讨厌自己力不从心总想逃跑,讨厌所有精明的功利的表里不一的假模假式的教育,我好像见证着人逐渐变成适应这个病态社会的平均人的过程,也是人变得下贱的过程…好煎熬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